知否:明兰和顾廷烨果然很配,这阳谋玩得真是登峰造极

易七读书 2022-06-22 14:21:21

看《知否》次数越多,越觉得顾廷烨和明兰般配非常。

抛开长相、家世这些世俗眼光看重的条件外,他们的双商才是真正令他们心灵契合的关键因素。

一个外表放荡不羁、内里却足智多谋;一个谦和柔善、却内藏乾坤,真是阴阳互补的最高境界。

就拿他们惯用的手段:“阳谋”来说,堪称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明兰的巧计报母仇

明兰在姨母的帮助下,渐渐得知母亲血崩而亡的真相:原来是林小娘在母亲怀孕期间,故意让她滋补过剩,导致胎儿过大。

再加上林小娘看着明兰的母亲难产不救,结果一尸两命。

明兰知道这个真相后,再也不能接受“林小娘逍遥快活,而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命丧黄泉”的现实。于是,开启了复仇计划。

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

意思是谋划准确周到而后行动,知道目的地才能够有所收获。

但这个“谋”又分阴谋和阳谋。

阴谋就如林小娘陷害明兰母亲这一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损害他人的利益甚至生命,方法是通过欺骗和蒙蔽而得手,是个贬义词。

而阳谋是通过对人性的了解,不会进行强制迫害,只是在对方行事规律的基础上,顺势而为,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是个中性词。

明兰使用的便是“阳谋”。

明兰了解林小娘的品行,是个贪恋权势、爱慕虚荣的短视小人,所以她教出的女儿墨兰自然也是这样。

这是她们母女俩毕生的奋斗目标,绝不会轻易更改。

所以明兰故意营造出一种她要嫁入伯爵府的假象,频频接受伯爵娘子的邀请,又是打马球、又是插花品茗、又是接受伯爵娘子丰厚的赏赐等等。

目的便是让林小娘母女俩信以为真,从而嫉妒眼红,进而按耐不住、自掘坟墓。

有了这一份嫉妒,墨兰必定心浮气躁、借机生事。

果然,因为明兰派丫鬟在墨兰院子里只是简单地辩驳了几句,墨兰便气冲冲地跑过来和明兰拌嘴打架。

又在明兰的故意拉扯中,墨兰便用瓷碗碎片划伤了明兰的脸颊。

明晃晃的罪证摆在明兰脸上,盛纮再有心偏袒,也不得不对墨兰做出惩罚,于是把她禁足在院里,没有他的允许不得出门。

到此,明兰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之前墨兰便和伯爵府的六公子眉来眼去,现在又被禁了足,而明兰又能自由“约会”。两边一对比,墨兰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偏偏明兰在这紧急关头,又故意透漏给林小娘母女她要去寺庙进香的消息,而梁六公子恰好也有此意。

这一消息传进墨兰母女俩的耳朵,就变成了明兰私会情郎、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铁证。

自我真是人性的盲点,她们母女俩不知廉耻,就想着别人都是这样。

眼看着嫁入伯爵府的机会要被明兰抢了去,林小娘便故技重施,让墨兰学习她的那套把戏:未婚先孕、抢占先机。

于是墨兰便打扮成丫鬟的模样,频频出入寺庙,和梁六公子勤耕稳播,确保发芽接种。

有了犯罪的事实,明兰再借机通知大娘子去捉奸,那墨兰这桩丢掉盛家颜面的天大丑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整部剧里最了解盛纮的便是明兰,她形容她的父亲:“别人的性命他才不会放在心上,他只在乎他的颜面和前程。”

盛纮最在乎盛家的颜面,有了这么一遭,盛纮再也不可能容下林小娘了。于是拖到祠堂,当着祖宗的面,杖责了林小娘,而后发卖到庄子里,不久便死了。

明兰的杀母之仇,就在自己缜密的计划中得报了。

顾廷烨的欲擒故纵退情敌

顾廷烨自从被赶出了顾家,到社会上历练一圈后,看清了很多真相。

从前认为心慈貌美的继母,成了口蜜腹剑的毒妇。从前友善可亲的大哥,变成了冠冕堂皇的伪君子。

有了这一番血的教训,顾廷烨看人就不再那么片面和感情用事。

大家都认为千好万好的小公爷,顾廷烨却说他是个没有担当的花架子。

明兰不信,顾廷烨就拿唐明皇和杨贵妃的例子说给明兰听。他说小公爷即便如何喜欢明兰,他也不可能拿他家族的前程来冒险。

顾廷烨分析得很对。

既然顾廷烨想好了要娶明兰,那就得彻底断了小公爷对明兰的念想。

所以当顾廷烨听说小公爷要娶嘉成县主的时候,那必须得来出一份力。

顾廷烨劝小公爷置之死地而后生,让他奋力一搏。既然邕王可以绑架别人的女儿,那么他也可以绑架邕王的女儿。

到时候没有成亲的人,邕王一家就会乱成一锅粥,还拿什么成亲啊!

而且,顾廷烨也说了,如果小公爷不敢做,他可以替他做。只要小公爷同意,他就会立刻绑了嘉成县主。

可是小公爷就是那么柔弱不能自立,优柔寡断、瞻前顾后,顾廷烨这么好的主意,也只能泡汤了。

其实,后来看完小公爷质问顾廷烨抢娶明兰那一段,我想顾廷烨这里也有故意的成分在。

他料定了小公爷是不会为了明兰得罪邕王一家的,只会娶了嘉成县主,以求周全。

可他也料定了将来他娶明兰的时候,依小公爷黏黏糊糊的性子,畏强不畏友,小公爷一定会说他乘人之危、夺人所爱。

就如小公爷上来就说:“你明知道我心里一直想着明兰,你为何还答应盛家娶她,你是何居心呀?!”

这么干净利落的质问,小公爷恐怕也只敢对着朋友如此。

在面对他妈,面对强权的时候,恐怕又是忍气吞声、优柔寡断的面孔了。

他就是擅长不讲逻辑和是非的一类人。

既然他已娶了嘉成县主,说明他和明兰就已经没有关系了。而且,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他的不周导致的,追究起来都是他单方面的错。

但当他听到顾廷烨要娶明兰的时候,他能做的只是质问和责备,却忘了他已经是过去时,而顾廷烨明明比他更有胜算,也更名正言顺。

所以说顾廷烨老谋深算,早就料到了小公爷会有今天此举。

可是有了之前那段苦口婆心、两肋插刀的劝诫,小公爷就无话可说了。

顾廷烨只需实话实说:“是你先放弃了她。当初我可劝你,不要害怕邕王的势力,你若答应了我便替你刀山火海地去走一遭,成全你们俩。

可是你呢?畏首畏尾,不敢铤而走险,你放弃了她,你为什么现在来怪我呢?!”

这就是阳谋的高明之处,不用违背自己的良心做事,只需掌握了人性中的软弱之处,就能事半功倍。

明兰如此,顾廷烨亦如是,说到底还是他们的价值观一致。

不屑使用阴谋诡计,却也足够自保,并能辖制对手。

谁也不是负担,又都有独立自主的能力,这是一份值得的爱,彼此欣赏,互相成全,两个人都是幸运的。

有时候价值观同频,要比门当户对更重要。

0 评论: 0 阅读: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