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春晚10年,我想赵本山了...

LANGTU 2021-02-18 20:09:52

阖家团圆的除夕夜,看春晚是每年过年的必备活动。一家人嗑着瓜子、吃着水果坐在电视机前,长辈们在餐厅支起桌子打着麻将、在卧室内打着扑克。在吵闹声中,无数人在电视机前等待着那个名叫赵本山的人出现。看了赵本山,才算过完年。

每当他演完,窗外的爆竹声就开始变得格外响。大家都在等着看完他,才出门放爆竹。可是在 2013 年,赵本山宣布永远退出春晚舞台。人们本以为他缺席了 2012 年的春晚只是想要休息休息,却没想到,再也没办法在春晚的舞台上看到他。没有赵本山春晚,终归是少了一丝欢笑。我怀念那个时候的万家灯火,怀念那个时候的春晚,也永远怀念春晚上的赵本山

赵本山的演艺之路是从演瞎子开始的。6 岁时,赵本山的母亲就病逝,父亲也远走他乡离他而去。他是跟着盲人二叔长大的。

在二叔的耳濡目染下,赵本山学会了二胡、三弦、二人转等等民间曲艺,同时也熟知盲人的行为习惯。因为是童子功,再加上赵本山的悟性和自身的努力,17 岁的他加入了公社文艺宣传队,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那时候的他演戏,就是为了一口饭。

赵本山的转折点出现在 1982 年。那年秋天,辽宁省文化厅举办农村小戏调演,李忠堂决定拿《摔三弦》参赛。但谁来当主演让他犯了难,想来想去,他想到开原莲花满族乡农民赵本山。他让赵本山住在他的办公室里,专心拍戏。3 天后,他对赵本山说:“你把戏中‘算命调’给我唱一下。行了,就留下你,不行,你走你的。”赵本山认真唱了一段,李忠堂当场拍板:“唱得有味儿,演得也像,就用你演了!”《摔三弦》令赵本山在东北爆得大名,自幼和盲人二叔的生活,令其对盲人的动作行为十分熟悉,模仿的也非常像。一时间,东北文艺圈都传开了,铁岭出了个赵本山,号称“东北第一瞎”。从那以后,赵本山能吃饱了。

经此一役,赵本山名声大振,同年,他考进了铁岭县剧团,担任主演并任业务团长。兢兢业业干了几年后,他被调入了铁岭市民间艺术团。1987 年,赵本山和潘长江搭档的《瞎子观灯》在沈阳演了五六百场,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能演上四五场,一时间风头无两,整个东北都知道有个瞎子叫赵本山,演的贼好!

同年,他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贵人——姜昆。有一年姜昆带队来沈阳演出,在体育馆演了一场之后发现,现场的观众根本都不笑,仿佛他在台上讲的不是相声,而是语文课本。姜昆不解,随手拦下了一个观众问他们为啥都不笑。那个被拦下的观众说:“你们演的那是啥玩意啊,照俺们铁岭老瞎差老远了!”老瞎,就是赵本山。那时候的姜昆早就是春晚的主持人了,周遭都是一些互捧的声音,冷不丁有人说他演的不行,他哪能受得了这气,第二天就带人去看赵本山的演出了。一场下来,《瞎子观灯》折服了姜昆。

演出结束后,他来到后台找到赵本山,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说:“不把你带上春晚,我跟你姓!”1987 年,赵本山看到了大红大紫的希望,他怀揣理想来到北京,想着以后不仅能吃饱,还能吃好。但现实却狠狠地给了他一榔头。尽管在东北地区小有名气,但放到全国范围内,他的作品并不是最出色的。那时候还正是小品的黄金年代,陈佩斯与朱时茂称霸着小品界,赵丽蓉老师还在,黄宏蔡明等等新人也开始出名。一个东北出身的小剧场演员,算不上什么。并且因为他的小品中有着大量的东北方言,很多南方观众根本听不懂。语言类节目听不懂语言那能行么,观众要是看到了,根本不知道在哪笑。于是他就被春晚拒绝了,这一拒绝,就是 3 次。直到 1990 年,在姜昆的极力推荐以及赵本山的努力修改下,他带着小品《相亲》,终于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第一次登上春晚,就获得了“双星杯”CCTV 春节联欢晚会戏剧曲艺类的第一名。人们知道了这个来自东北黑土地的赵本山,但却没想到,他能称霸春晚舞台二十年。不过,再漂亮的红花也要配上绿叶才算完美,赵本山很幸运,因为他遇到了他的最佳绿叶——范伟

时间往回倒一倒,回到 1987 年铁岭体育馆的那场演出。那时除了姜昆,赵本山折服的还有在台下的范伟范伟赵本山 5 岁,同样工作于铁岭民间艺术团,是赵本山的后辈。可是和赵本山不同,范伟是个安静又腼腆的人,做不到像赵本山那样八面玲珑。就连年末聚餐时,在饭桌上都不敢敬领导一杯酒。范伟 16 岁才一只脚迈入曲艺界,在叔叔的介绍下,拜相声大师陈连仲为师,学了三年相声,随后进了铁岭民间艺术团。

但是因为性格等等原因,他写出来的东西观众并不买账,有时候一场演出结束,所有包袱全都失败,观众一次都笑不出声来。就这样浑浑噩噩,有一天没一天的过着,慢慢的混到了 30 岁。1994 年,看到相声一天不如一天的范伟决定转行,于是他托人弄景的找到了赵本山,想着能不能分给他一个配角演演。其实赵本山在艺术团的时候就有注意到过这个后辈,他觉得范伟是个可造之材,慢慢的,二人开始了合作。1995 年,二人合作的《牛大叔提干》,正式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从这时候开始,赵本山范伟逐渐的取代了陈佩斯与朱时茂,成为了新的“小品王”。从 1995 年到 1998 年,连续四年的合作创造了连续四个经典作品。《牛大叔提干》、《三鞭子》、《红高粱模特队》、《拜年》,无一不是经典。2001 年开始的《卖拐》系列,直到今天还留有韵味,尽管已经看了几十次,但是每次看到还会被逗笑。

2003 年的《心病》,那几句“我的心啊,是哇凉哇凉的啊!”,直到现在也不过时。

2005 年,高秀敏逝世,二人逐渐分道扬镳。范伟开始去追求艺术,赵本山依旧在舒适区徘徊。没有赵本山范伟不会有今天,没有范伟赵本山也不会如此出色。因为范伟,才有了“流水的春晚,铁打的赵本山”。而除了范伟赵本山还有一个黄金搭档——宋丹丹

1989 年,赵本山的小品《跳大神》因为涉及封建迷信被春晚节目组毙掉,而顶上去的节目,是宋丹丹的《懒汉相亲》。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宋丹丹抓着小辫子的那句:“俺叫魏淑芬,女,29 岁,至今未婚。”

那年,是宋丹丹第一次上春晚。和赵本山的野蛮生长不同,宋丹丹是个“公主”。1961 年出生于北京,父亲是北京文联书记,家庭条件十分优越,不仅如此,自身条件还非常好。

别看在赵本山的小品里白云大妈土里土气的,但是年轻时的宋丹丹,实打实的一个大美人。1981 年,20 岁的宋丹丹考入了北京人艺表演训练班,2 年后就成为了正式演员。到了 1986 年,宋丹丹已经主演了几部电影电视剧了。到了 1989 年,27 岁的她就正式登上了春晚的舞台,让大家认识了经典的“魏淑芬”。

赵本山不同,宋丹丹是正经科班出身,最早是演话剧的,那属于严肃艺术。转行演小品之后,干点什么、说点什么台下都会笑,她有点接受不了。于是在 1992 年,在和黄宏演完《秧歌情》后,宋丹丹就退出了春晚的舞台,直到 1998 年才又和黄宏演了《回家》。我们都熟悉的《我爱我家》,就是这期间的作品。

虽然自己的小品当年被宋丹丹挤掉,但是赵本山却并不记恨她,反而觉得是人家的作品够优秀,自己输得不冤。到了 1998 年拍《男妇科主任》的时候,赵本山直接就给宋丹丹打电话问她能不能来。这时候的赵本山宋丹丹已经比较熟了,她心想自己好哥们,咋的也得去捧个场。但是自己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害怕自己演不好一个“东北媳妇”。赵本山就一直劝她“你肯定行,来吧,你能演好。”架不住赵本山一直找,宋丹丹就开始了与赵本山的第一次合作。

这一发就不可收拾,第二年,两个人就携手上了春晚,带来了经典作品《昨天、今天、明天》。“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这句经典台词直到今天还在被网友们拿出来讨论,可想而知这个小品的影响力有多大。

2006 年,宋丹丹再次重返春晚的舞台,和赵本山带来了又一经典《说事》。还是白云和黑土,但是“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你大妈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妈了”。

连续三年,《说事》、《策划》、《火炬手》,三部经典作品后,因为承受不住春晚带来的压力,宋丹丹永远的退出了春晚的舞台。在《火炬手》上台的前两天,剧本都还没有确认下来,之前两个人的剧本不论怎么改节目组那边都不满意。他们想要和奥运会相关的作品,但是根据二人原来的剧本根本改不出来。最后节目组直接毙掉了原来的剧本,给了他们一个命题作文——奥运会。《火炬手》由此诞生。

因为春晚带来的压力,赵本山甚至在演出后台痛哭出声,宋丹丹过来安慰,眼中也有着泪水。

从那以后,宋丹丹正式退出了春晚的舞台。很多人以为他们二人关系破裂、形同陌路,但是在一次全国政协代表会议时,两个人再次相遇了。宋丹丹挽起了赵本山的手:他就像是我哥哥。

范伟宋丹丹的相继离去,赵本山很是失落,但是在春晚的舞台上,他又找不到合适的搭档了。于是,他干脆培养起了自己的徒弟。2009 年《不差钱》捧红了小沈阳和丫蛋,2010 年又带着王小利等人上了春晚,2011 年《同桌的你》成了最后的绝唱。

2012 年,赵本山没能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本以为他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想要休息休息,却没想到再也没能在春晚上看到赵本山的身影。面对情况愈下的身体和春晚的巨大压力,赵本山最终选择了退出。

人们对赵本山的评价有很多。“过了山海关,有事找本山”,这句话被形容他势力大,在东北说话特别好使。也有人说他有钱了就飘了,又广收徒弟又买私人飞机。但是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艺术家,一个从未忘本的普通人。在春晚小品外,他最知名的作品当属《刘老根》、《马大帅》和《乡村爱情》了。

没有北上广深的光鲜亮丽,没有高富帅的潇洒和白富美的靓丽。有的只是平民百姓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有的只是平凡众生的故事,一切都发生在生他养他的黑土地上。还记得在《马大帅》拍完后,饰演范德彪的范伟在吃早饭的时候,一个大姐过来和他打招呼:“彪哥啊,多拍点这种我们平民老百姓的故事吧,俺们太喜欢你们了!”

距离赵本山最后最后一次上春晚已经过去 10 年了,大概也是从 10 年前开始,总觉得春晚越来越没意思了。舞台上都是一些不认识的明星,唱着没有营养的烂歌,念着百年不变虚伪的祝福,说着平日里网络上被说烂的段子,毫无新意的剧本,毫不惊喜的表演,一年又一年的在腐蚀着观众们的耐心。再也看不到卖拐的骗子,也看不到朴实的黑土大叔了。我们在对他的怀念中一年年的长大、变老,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在春晚的舞台上再看到他一次,再被他逗笑一次。可我们心里都清楚,那是不可能的。2011 年过去了,他离开了春晚的舞台;2021 年到了,在这个夜晚,我无比的怀念他...

1 评论: 0 阅读: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