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艺术家阎肃:创作《西游记》主题曲,死后妻儿为遗产对簿公堂

群星时光铺 2022-05-13 15:40:18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番番初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这是伴随着几代人成长的86版《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也是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那时,《西游记》陪我们走过了无数的春秋与夏,这首《敢问路在何方》也是一样,每一集电视的开始与结束总会伴随着熟悉的“你挑着担我骑着马”,但那时知道阎肃老先生的却没有几个人。

我们熟知他的作品,却并没有那么熟悉这个人,很多人甚至是在他去世时看到新闻才知道原来耳熟能详的《我爱祖国蓝天》、《江姐》、《敢问路在何方》的作者就是这位老艺术家阎肃

“他们都说我不严肃,那我干脆叫阎肃好了。”

老艺术家阎肃本名阎志扬,1930年出生在河北保定,如果现在还活着,他已经92岁高龄了,但他已经离开6年。

虽然出生在河北,但阎肃却呆在河北没有几年,1937年事变后就跟父母逃难到了武汉,又两年,武汉也打起了仗,阎肃一家又赶忙逃亡到重庆。

在重庆的阎肃一家的生活刚刚安稳,日本的战机却将他家炸成了废墟,无奈阎肃父亲只能带着全家逃亡到嘉陵江南岸的慈母山,那是阎肃第一次看见父亲的眼泪,战争下父亲辛苦了一辈子的家业就那样毁于一旦,但好在一家人都平平安安,也许这才是最大的福气。

没有钱了的阎肃一家只能在山上的修道院住下,阎肃成了修道院的一个小修士,还得了一个新名字就“彼得”。

在那,阎肃第一次开始接触数学、拉丁文和音乐,这为他以后的艺术创作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当时,那里还有一位十分优秀的中文老师,阎肃老先生后来回忆说:“修道院那位中文老师是个清秀才,他的教育为我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诗歌基础。”

但几年后,阎肃还是离开了修道院前往重庆南开中学读书,他的父亲希望阎肃能当一个知识分子,而不是整天去琢磨虚幻的神学。

阎肃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中学时便成绩优异,毕业后更是考上了重庆大学就读工商管理系。

那时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阎肃想的是要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企业家,为新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但西南青年文工团的到来却改变了阎肃的想法,他血液里的文艺因子开始沸腾,指引着他的人生走向了新方向。

不久,阎肃从重庆大学退学,毅然决然地加入了西南青年文工团,在这里他是新人,得从底层干起,阎肃毫无怨言。

生活的琐碎并没有磨灭他对艺术的向往与激情,闲暇时,阎肃就会进行各种创作,阎肃后来许多作品创作的灵感都来自于此时的厚积薄发。

同时,这期间他还参加过土改,奔赴抗美援朝的前线进行慰问。

不过,在朝鲜进行慰问时,阎肃的父亲不幸逝世,而他远在异国他乡,得知了消息也无能为力,只能一个人在角落默默落泪。

等回家时,父亲已经下葬,他只能看着父亲坟头新长出的青草诉说对父亲的无限思念。

父亲的离世对阎肃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对阎家人来说也是。

许多年来,阎家都靠着父亲一人养家,父亲走后,重担就落到了阎肃身上,他从此背负的不是一人的生计,而是后面的老母亲和3个弟弟妹妹的温饱问题。

1955年,阎肃被调往北京空政文工团,四年后的某天,灵感迸发的他创作了《我爱祖国蓝天》,却不曾想这首歌从此红遍大江南北,他也得到了顶头上司空军司令刘亚楼的重视。

不久,他创作出的作品《刘四姐》也大受好评,在庆功宴上一位同志问他:“《刘四姐》后,你下一个打算创作什么呢?”

当时的阎肃喝得迷迷糊糊,但心中的一个想法却越来越清晰,下一个作品他要根据小说《红岩》写歌剧《江姐》。

说干就干,等休了探亲假时,阎肃啥也没干就在妻子李文辉家里呆了整整18天才弄出了初稿。

等离开的时候,李文辉在后面念念叨叨:“咱俩隔得千山万水,一年不见几回,好不容易说来陪我,结果你还是陪着你的创作过了18天,我真命苦。”

话是这么说,但李文辉却很支持阎肃的工作,阎肃也觉得这样的老婆不好找,确实,当年为了追求老婆李文辉阎肃写了足足百封信这才打动了美人的芳心。

阎肃因为家里穷,还要照管老母亲和几个弟弟妹妹,28岁还单身一点都没有动静,团里领导看他是又“嫌弃”又着急,最后耐不住还亲自化身红娘给他牵起了红线。

当时空军文化部的部长是黄河,他有个叫林野的老战友,这老战友又有个叫李文辉的外甥女。

反正不管多麻烦,黄河最后让阎肃李文辉搭上了线,还亲自挑了照片让阎肃写信一起寄了过去,可黄河这回却好心办了一点错事,虽然让这两人红线牵上了,但又差点给搞没了。

现实中的阎肃其实长得也不丑,只是个子矮了点,背有些驼,还不太爱打理自己,但黄河千挑万选偏偏选了阎肃照的最精神的一张,也是和阎肃最不像的一张,美其名曰:“要给姑娘留个好印象。”

然后,李文辉见了照片的确对阎肃留下了好印象,但她却又添了点小幻想,等她千里迢迢从辽宁锦州赶过来,却正好看到了阎肃最邋遢的一面,李文辉顿时觉得自己的“网恋翻了车”,掉头就离开了北京。

阎肃李文辉第一印象很不错,但奈何姑娘似乎瞧不上自己,就和黄河说:“要不算了吧!”

黄河和林野这两个中间人却不干了,喜欢就追啊,像个娘们似的算怎么回事,颜值不够,才华凑啊。

于是,阎肃又给辽宁的李文辉写了百来封信,起初李文辉瞧都不想瞧一眼,但时间久了却真被阎肃的诚心打动开始给他回信,一来二去,李文辉发现阎肃虽然相貌平平,但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和金子更耀眼的才华,也深深陷在其中。

1961年,李文辉写信给父母说要和阎肃成婚,但父母却不同意,那时讲究门当户对,偏偏李文辉家境富庶,而阎肃家却一穷二白,可李文辉坚持,这段婚姻还是成了。

不过婚后的两个人却还是一个在北京,一个在辽宁,真是妥妥的异地恋,尽管感情没有变淡,但思念却愈发浓重。

1962年阎肃终于申请到了探亲假前往辽宁探望妻子,然而出发前忽然得来的《江姐》的灵感却还是耽误这对小夫妻甜甜蜜蜜,好在,李文辉十分懂他。

看着高兴带着《江姐》剧本第一稿离开的阎肃李文辉虽然也忍不住小抱怨,但心里的高兴还是止不住的,她懂得阎肃对艺术的追求,更支持和尊重。

阎肃带着《江姐》剧本来到刘亚楼的面前,刘亚楼一脸错愕:“你假不是没休完吗?”

这时的阎肃摸摸后脑勺,腼腆地笑道:“刚创作出来的剧本,实在忍不住就想带来给领导看看。”

看完剧本的刘亚楼大为震撼,亲自监督起了《江姐》的后续创作,在他的支持下,阎肃带着剧本和编导人员几次前往江姐原型江竹筠的家乡四川,去走过江姐曾经到过的地方,体验江姐曾经的生活。

为了写出有血有肉的江姐阎肃多次与灵感来源的小说《红岩》作者罗广斌和杨益言进行讨论,也自己去到重庆渣滓洞体验坐牢的滋味,他让工作人员将自己的手铐住,戴上沉重的脚镣进行了长达七天七夜的体验,最后经过两年多的修改《江姐》终于问世。

江姐》首演当天座无虚席,第四天还迎来两位特殊的客人,周总理和夫人邓颖超自己买了两张票,谁也没告诉就进了演出大厅。

后来,这出剧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当时坐在台下看这出剧的全部是国家的大人物。于是,《江姐》成了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看过的唯二两部歌剧之一,另一部是鼎鼎有名的歌剧《白毛女》。

事业红火的同时,阎肃的感情生活也开始有了新变化,这时阎肃的妻子李文辉也在多方努力下调来了到北京,两人终于结束了异地分居的状态,而且这个两口之家已经变成了幸福的四口之家,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1965年,阎肃的领导刘亚楼刚刚去世,阎肃大女儿阎茹三岁了,小儿子阎宇还在李文辉肚子里。

阎肃却赶上了特殊时期,不仅被剥夺了创作权利,还可能牵连家人,阎肃不得不和李文辉说:“咱们离婚吧!这样就不会连累你和孩子了。”

李文辉却坚定表示:“一家人总要在一块。”

后来两人相互扶持走过了艰难岁月,阎肃的创作事业也迎来新的高峰。

1986年在杨洁导演的邀请下,阎肃创作出了《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

1990年首次推出联唱表演《马字令》,从此开始了与春晚的16年不解之缘。

但事业上混得风声水起的阎肃老先生家中却着了火。

1985年的时候因为忙中央的春节晚会阎肃又错过了母亲的最后一面,但长大后的女儿阎茹成了有名的桥牌运动员,这让阎肃老先生很是骄傲。

可这个孩子却十分有自己的想法,要结婚的时候自己就去领了证,等事情成了定局才告诉老父亲阎肃,不过这个女儿还是比较省心的一个。

小儿子阎宇那是人到中年都不结婚,阎肃好不容易撮合了比他小十几岁的武警文工团歌唱演员刘丽娜结了婚,却总给他这个老父亲出难题。

先是儿媳妇刘丽娜和阎肃说:“爸,我想调入空政文工团。”

本来这时的阎肃已经是空政文工团的领导级人物,而且人脉深厚,想把刘丽娜调过去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但阎肃一生正直,并且提倡自我奋斗,便严词拒绝了。

接着阎宇又辞去了银行的工作,想借阎肃的名气搞个文化公司,阎肃老先生又秉承着同样的原则给拒绝了,没想到竟影响了父子的和气。

阎宇的童年有很长时间都是和父亲一块度过的,特殊时期时有4年在姥姥身边,后来6年都在父亲阎肃身边,叛逆期也都是父亲一点点将他引回正道。

后来,大学创业的一笔钱,母亲不愿意给,也是父亲偷偷塞给他的,甚至媳妇还是爸爸帮忙找的,阎宇对父亲便不只有敬重,更多是依赖。

父亲的接连拒绝让阎宇觉得父亲不那么爱自己了,但阎宇却不懂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是从基层一点点奋斗上来的,他觉得子女也不该丢了这种奋斗精神。

后来,阎肃不靠父亲还是闯出了一番大事业,阎肃感到欣慰至极,可是他和儿子的误会没有解除就已经撒手人寰。

2016年2月12日,凌晨的北京城安静至极,但北京空军医院的病房里却传来压抑不住的啜泣声,里面已经年过半百的阎宇趴在爸爸的病床前哭的像一个孩子,而那个教他读书写字,陪他一路长大的父亲阎肃却永远不可能再摸着他的头对他微笑。

2016年的2月18日,阎宇抱着父亲的照片一脸肃穆,五湖四海的文艺人士都对老先生的离去感到十分的心痛,但最心痛的还是阎肃老先生的妻子李文辉,和他的一对儿女。

阎老生生为文艺奋斗了一辈子,终于得以“退休”了,只是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

然而,三年后,竟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母亲李文辉和姐姐阎茹竟然一纸状书将阎宇告上了法庭。

原来,阎肃老先生走得匆忙,并未对遗产进行分配,阎宇觉得自己作为父亲最爱的儿子应该得到更多,拒绝母亲的分配,这事一拖就拖上了三年,李文辉生气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这样不尊重自己就将直接将他起诉了。

此事一出舆论哗然,阎宇很快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向母亲真心道歉,李文辉也表示:“是自己的儿子,也不是想真的告他,就是烦他的态度,我死了钱财不全是这对儿女的。”

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后来的一家人真的和和美美过起了日子。

阎肃不在了的日子,李文辉还是坚持一个人住在从前和和丈夫一块住过的房子里,阎宇和阎茹也会经常去看她,可是李文辉却总觉得他一直都在。

从前,阎肃李文辉是彼此的光,以后思念阎肃成了李文辉的日常。

0 评论: 0 阅读: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