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版《雪山飞狐》,大众眼中的白月光,毒手药王嫡传弟子程灵素!

经典君 2021-11-24 10:50:45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

让我们聆听着这首经典的《追梦人》一起再回顾一部经典的金庸武侠剧91版《雪山飞狐》。

首先值一提的是这部剧是大陆,港台一起合作的第一部剧,剧组选用大陆演员伍宇娟和王璐瑶分别饰演女主角袁紫衣和苗若兰,香港演员饰演龚慈恩饰演冰雪儿和程灵素,台湾演员孟非饰演男主胡一刀和其子胡斐。其中,由龚慈恩饰演的女主程灵素更是被奉为不可逾越的经典。

实景拍摄

相比于别的版本,该剧一开幕映入眼帘的便是白雪皑皑的大雪山。为了更多地给观众呈现祖国的大好河山,剧中的大部分场景都是在东北的大雪山拍制而成。这种实拍场景基本契合原著的雪山风光,使观众看到之前任何金庸武侠剧都没有展示过的雄浑壮阔。剧中演员还穿得严严实实,说话时不时有寒气呼出,实在令人忍俊不禁。

心中的白月光——程灵素

咱们言归正传,金庸小说中塑造了无数个不同风格的女子,如直率豪爽,敢爱敢恨的赵敏;娇俏可爱,古灵精怪的黄蓉;纯洁无瑕、冰清玉洁的小龙女;杀伐果断,娇羞可爱的盈盈……而金庸在塑造《雪山飞狐》时的陈灵素却画风突转,书里的程灵素不漂亮,面黄肌瘦,身材瘦弱,书中一开始甚至直接用“村女”二字来称呼她。

见她除一双眼睛外,容貌却也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黄稀干枯,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一身荆钗布裙,衣衫甚是干净齐整,浆洗得不染丝毫尘土泥污。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但见她拔草理花时手脚利落。——《飞狐外传》

常年的农务和与毒药作伴,使得她容貌枯黄,相比于其他的女主,她遭到了如此的不公。

好在上天是公平的,她有着黄蓉般的冰雪聪敏,作为女人,她有甚至超过男人的格局和胸怀。为了救治苗人凤的眼伤,她义不容辞;为了救治自己心爱的人,她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为胡斐吸毒,顺便还清理了门户。

91版剧组让龚慈恩饰演陈灵素,可见剧组对陈灵素这一角色的喜爱。每每看到《雪山飞狐》的第十四集陈灵素出场的那一幕,荧屏上便被观众的弹幕霸屏,龚慈恩美的惊艳,既有程灵素温柔、黯然神伤的一面,更有别的女主没有的气质。

自幼深居大山,除了师傅,她没有亲人,甚至连个对她好的人都没有。而遇到胡斐后,胡斐本是见这女子柔弱,又内疚同伴踩坏了她的花,所以帮其浇花挑水,可谁知这个小小的举动,却拨动了这个少女的芳心,她毅然决然的跟着胡斐去千里之外的苗家庄为素不相识的苗人凤治眼伤,或许是出于医者本身悬壶济世的德行,或者是其他,而我觉得其他的概率更大一下。

记得曾有人问金庸最喜欢其小说里的那顿饭菜,“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三碗菜是煎豆腐、鲜笋炒豆芽、草菇煮白菜,那汤则是咸菜豆瓣汤。”这是金老的原话,虽是素菜,却也香气扑鼻,更是一种怡然的安逸。对于当下的我们来说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在和胡斐一起去京城的路上,她遇见了第一位情敌——袁紫衣。

本是后山人,却偶染江湖,本是出家之人,却堕入红尘。

程灵素和胡斐独处时,程灵素突然冒了出来,先是捉弄胡斐,后是和胡斐一起手刃仇人,二人同气相求,志趣相近,称得上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佳侣。在胡斐真正地爱上袁紫衣后,紫衣却回归红尘。

她的出现恍若梦一般勾走了胡斐的心,我们不难想象此以芳心暗许的灵素该有多痛苦。

胡斐道:“我要上北京。你也同去玩玩,好不好?”

程灵素笑道:“好是没什么不好,就只怕有些儿不便。”

胡斐奇道:“什么不便?”

程灵素笑道:“胡大爷去探访那位赠玉凤的姑娘,还得随身带个使唤的丫环么?”

胡斐正色说道:“不,我是去追杀一个仇人。此人武功虽不甚高,可是耳目众多,狡狯多智,盼望灵姑娘助我一臂之力。”

表面风平浪静,可暗地里早已是风波涌起,程灵素对胡斐的爱深深地藏在心底。

瞧着她瘦削的侧影,心中大起怜意,说道:“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肯不肯答应,不知我是否高攀得上?”程灵素身子一震,颤声道:“你……你说什么?”胡斐从她侧后望去,见她耳根子和半边脸颊全都红了,说道:“你我都无父母亲人,我想和你结拜为兄妹,你说好么?”

程灵素的脸颊刹时间变为苍白,大声笑道:“好啊,那有什么不好?我有这么一位兄长,当真是求之不得呢?”胡斐听她语气中含有讥讽之意,不禁颇为狼狈,道:“我是一片真心。”程灵素道:“我难道是假意?”说着跳下马来,在路旁撮土为香,双膝一屈,便跪在地上。胡斐见她如此爽快,也跪在地上,向天拜了几拜,相对磕头行礼。程灵素道:“人人都说八拜之交,咱们得磕足八个头……一、二、三、四、……七、八……嗯,我做妹妹,多磕两个。”果然多磕了两个头,这才站起。胡斐见她言语行动之中,突然间微带狂态,自己也有些不自然起来,说道:“从今而后,我叫你二妹了。”程灵素道:“对,你是大哥。咱们怎么不立下盟誓,说什么有福共享、有难同当?”胡斐道:“结义贵在心盟,说不说都是一样。”程灵素道:“啊,原来如此。”说着跃上了马背,这日直到黄昏,始终没再跟胡斐说话。

这段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景,二妹脸色先是一红,后是一白。是傻子都能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更何况聪敏绝顶的胡斐呢?这是本剧最令我感动的一段,一声二妹似乎对程胡二人的感情画上了句号,可谁知程灵素早已爱得不可割舍,最终不惜以牺牲自己的性命来为自己心爱的人吸毒。

她们二人一路经历了很多,治苗人凤,杀凤天南,屠汤沛,护送马春花……二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

紫衣的出现,她十分不甘却始终将爱藏在心底,紫衣的出家,她应该是最开心的,可是眼看着胡斐内心绞痛,她也不由得伤心,这个姑娘是多么的善良啊!

“我师父他老人家谆谆告诫我们,除非万不得已,决计不可轻易伤人。晚辈一生,就从未危害过一条性命。”

她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胡斐会好起来的,可谁知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

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地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胡斐只想张口大叫:“我不要你这样,不要你这样!”但除了眼光中流露出反对的神色之外,实在无法表示。

这件事的起因在于胡斐没有遵照他二人提前约定的依法三章,在二妹被同门逼得危难之际,他毅然决然地出手,谁知自己早已是身中剧毒。

这或许早在她的意料之中,以二妹的聪敏和善察。

是啊,世界上咋会有这么傻的人,为了救一个人不惜自己的性命。二妹,再也不在了,她亲自吸出了爱郎身上的毒,缓缓地躺在他的身边,顺带还清理了门户(在半截蜡烛上涂了剧毒)。

凄凉、悲伤却干净利落,救了自己的爱郎,除去师门的败类,当然是以自己死为代价,作出这一决定是时间很短暂的,似乎就在那一刹那,这就是“七星海棠”的主人,毒手药王的嫡传弟子,不得不佩服。

我们心中的白月光走了。

“她没跟我说自己的身世,我不知她父亲母亲是怎样的人,不知她为什么要跟无嗔大师学了这一身可惊可怖的本事。”

她总是想着别人,似乎能够每日陪在大哥身旁便很心满意足。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程灵素恰似那节蜡烛,燃尽的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泪,换得自己爱郎的性命,她永远是观众心中的白月光。

5 评论: 10 阅读:2202
评论列表
  • 2021-12-01 15:19

    这都是吃饱撑得没事才写的玩意。[得瑟]

  • 2021-11-27 06:18

    有一点看着挺难受,胡斐和他女朋友跟他爸爸妈妈一模一样,看着挺别扭[得瑟]

  • 2021-11-26 17:31

    白月光不是程灵素而是这个女演员

  • 2021-11-26 15:38

    龚慈恩版的程灵素和翁美玲版的黄蓉一样,都是一代人心目中不可逾越的经典

  • 2021-11-26 14:09

    选演员的问题。小说里袁紫衣比程灵素漂亮很多。

  • 2021-11-25 19:00

    你我都无父母亲人,我想和你结拜为兄妹,你说好么?

  • 2021-11-25 09:07

    原著是先认识袁紫衣,后认识程灵素,而且写样子袁比程漂亮。只能说电视剧选角有问题。

  • 当时觉得,胡斐真眼瞎,如此漂亮,善良,聪慧,对自己一心一意,各种优点本事积于一身的好女孩,居然不选。

  • 2021-11-24 12:38

    看电视剧里的颜值,选程灵素,诸君拔刀吧![呲牙笑]

  • 2021-11-24 12:26

    小时候看这个就很喜欢程灵素,好秀气,也不知道紫衣哪里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