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之现代版90:陆绎替今夏上药,大型撒狗粮现场

蜗牛姜与影视 2020-09-13 09:04:35

Hi:

这里是蜗牛姜与影视的世界,追剧痴迷的小女子一枚。(原名小女子眼中的影视)

关于锦衣文章汇总链接:

锦衣之下:陆绎今夏内心独白+番外+小剧场,送给锦衣奶奶们当礼物

锦衣之下现代文写作汇总链接1-80章:

《锦衣之下》现代文:陆绎和今夏之间细水长流的感情(1-80)

上药

陆绎将今夏给抱回到了蘑菇屋的大厅内的长椅上,试着问道:还疼吗?

他边说边蹲下来,查看今夏脚踝的位置,发现并没有很严重的红肿,这才放心许多。

“没有那么疼的,我都说了,我自己能走”,今夏被陆绎当众抱着,又当众查看脚踝,总觉得不好意思。

“孩子,你试着动一下脚,若是能动,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若是动一下便疼,那就需要去医院仔细查看一下了”,阿美爸对今夏道。

今夏试着动了一下,笑着道:真的没有大碍,就是不小心崴了一小下,稍微有些疼而已,我之前也崴过的,我有分寸的,真没事。

阿美妈把跌打损伤的药酒拿了过来,对陆绎道:阿绎,你给今夏上些药酒,这个药酒是村里中医自制的,你叔叔受伤,我都是给他上这个,特管用。

陆绎接过来药酒,往自己手中倒了部分,便开始在今夏的脚踝处揉擦。

陆绎的动作很轻,很温柔,今夏不禁看得有些痴迷,想着那个高高在上的陆总,蹲在自己的旁边,为自己擦拭药酒,心中便觉得好不可思议。

陆绎的手掌很暖,让今夏觉得很舒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今夏觉得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这样的陆总真的是让人着迷。

正当今夏痴痴的看着陆绎的时候,陆绎突然间抬头,问她:感觉好些了吗?

今夏连忙转移视线,笑着道:好了。

陆绎再一次提醒道:下次小心点,别整日毛毛躁躁的。

今夏不悦的低下头,淡淡的道了句:知道了。

陆绎的过往

陆绎安置好了今夏后,便又随着阿美爸、阿美妈去收甘蔗,而让阿美留下来照看今夏。

两个人闲得无聊,阿美便拿出了家里的相册,和今夏一起观看。

今夏终于知道阿德长什么样子了,他要比陆绎、蓝青玄还要高些,皮肤有些黑,但是人长得却很是帅气。

相册里面有很多阿德、陆绎和小蓝三个人的照片,都是那时陆绎和蓝青玄来这里游玩时留下的。

今夏看着照片觉得好开心,那里有陆绎他们打篮球的照片,有陆绎他们参加泼水节的照片还有陆绎他们唱歌跳舞的照片。

这照片中的陆绎要比现在的陆绎青涩很多,但是却依旧无法掩盖他身上的光芒,今夏看着这些照片,仿佛自己也参与了陆绎的过去。

原来,在这场假扮女友之中,某人的心态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了变化。

只是,还不知而已。

吃面

阿美中午给大家做了特色的炸酱面,又做了几个特色的小菜,待陆绎他们劳作回来后,饭菜已经好了。

陆绎盛了一碗炸酱面,送到今夏的面前,淡定的道:来,我喂你。

他的一句话,让今夏一惊,笑着调侃:陆总,我伤的是脚,又不是手。

说完赶紧接过了炸酱面,自己吃了起来。

陆绎只觉得好尴尬,他是太过于紧张了吗?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阿美妈看着陆绎和今夏的互动,调侃道:阿绎,很不错,很懂得心疼媳妇。

今夏其实真的没有那么严重,休息了一上午,她觉得自己好多了。只是稍微有些疼痛而已,正常走路都没有问题了。

不过,阿美妈说不能大意了,要不然今后该容易崴脚了。

制作蔗糖

吃完午饭后,大家便开始坐在庭院内制作蔗糖,阿美妈说自己做的蔗糖特别的纯,女孩子多喝蔗糖对身体好,待做好了,要给今夏带回去一些。

阿美家的蔗糖制作机器比较传统,还是人工的,需要有人将甘蔗从入口处插入,另一个人摇动机器,这样蔗糖便从出口处流出。

今夏觉得好奇,也要帮忙。

“你能摇动吗”,陆绎面露疑惑。

“小瞧我了呢,我可是连高压断路器都能摇动的”,今夏自信满满的道。

今夏试着摇了摇,果真不在话下,笑着道:你看吧,我说我能摇动,这个也没有很难的吗?

“你弄不动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帮你”,陆绎没有调侃,只是温柔的提醒道。

两个人就这样在阿美家的小庭院劳作着,仿佛就像夫妻一样,时不时的撒些狗粮。

因为假扮情侣,让两个人不知不觉之中带入情境之中,只是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身份有多假,情便有多深。

回房睡觉

大家吃完晚饭,又到来晚上休息的时间。

陆绎扶着今夏回到了房间,两个人再一次的尴尬起来。

毕竟不是真的情侣,天天晚上共处一室,总是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再一次回到这个房间,昨天晚上的事情便不约而同的在他们各自的脑海中浮现。

今夏没有喝酒,昨天晚上的事情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她白天之所以能够自如的面对陆绎,那是因为她觉得陆绎应该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了,所以她就暗自宽慰自己,那件事情只有她自己记得,就权当做梦了。

可是,就在此时,陆绎突然间对今夏道:放心,我不会再如昨晚一般。

什么?

天呀,他记得,他不是醉酒了吗?

今夏终究是太单纯,不是所有人醉酒都会断片胡作非为的好不好。

陆绎是何人,他的酒量向来好,昨夜的那些酒,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什么的。

昨晚之所以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根本与醉酒无关,而是——

好吧,陆绎承认,他并非是一个坐怀不乱之人。

面对今夏的挑衅,他怎么可能忍。

他扫了扫今夏的脖颈处,再一次看了看自己留下来的杰作,哎,昨晚终究是失控了,也不知道吓没吓到她。

有了昨晚的教训,今夏今晚乖得很,不敢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不敢再说那些挑衅的话,乖乖的躺在里面,闭着眼睛数羊,逼迫自己快些睡着。

有了昨晚的甜头,陆绎今晚又是一个自我控制的夜晚,辗转反侧。

未完待续。

想要阅读完整的文章,请搜“蜗牛姜与影视”,点击关注便好。

注:码字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若你喜欢,可以留言,缓解我的独孤感,给我奋笔疾书的动力。

注:本文为蜗牛姜与影视原创,抄袭必究,禁止复制粘贴,喜欢可以转发。

4 评论: 0 阅读: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