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词曲月收入过万,中国音乐产业链深入“工业化”腹地

读娱 2021-07-21 00:40:32

文| 林不二子

音乐主播、短视频达人、原创歌手……音乐人数量快速扩张,一个“新市场”浮出水面。

据公开数据,截至2021年一季度入驻腾讯音乐的原创音乐人超过20万,同比增长一倍以上,而原创作品数量在2020年就已超110万;抖音2020上半年入驻音乐人增长近3万……不断增长的音乐人群体,快速迭代的热歌爆款,使得原创音乐市场需求激增,并间接推动了一个“幕后”经济——词曲交易市场。

其实从2014年起,市场就已经关注到音乐人的词曲需求,先后诞生了“幕后圈”、“V.Fine”等词曲交易平台。今年初,由《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车澈创立的BeatHome,为国内的BeatMaker与Rapper提供一个Beat交易渠道。5月,酷狗音乐开放平台全新上线5sing交流平台。5sing交流平台供广大音乐人与词曲创作者交流、交易,1个多月收到约3000首词曲作品,单人月成交量最高23首。其中,酷狗音乐人陈若枫靠卖词曲实现了月收入近2万元。

瞄准音乐人强需求:“偏科选手”的“主打歌”从何而来?

“买歌的翻唱音乐人比较多,他们是想做出一首属于自己的作品。”音乐人CK梨介绍。

一首原创“主打歌”,是音乐人获得市场青睐、粉丝关注的“敲门砖”,然而并非每一个音乐新人都具有唱作能力,或是只擅长词/曲的”偏科“选手,特别是如今数量庞大的音乐主播、短视频达人,这就产生了对词曲、原创作品的强烈需求,以及”入圈“的社交需求。

2018年起,CK梨开始在咸鱼、转转等二手交易平台上”卖歌“,但遗憾的是,很多人都是只咨询,不下单;当然也遇到过“乱砍价”的客户。最近,他在5sing交流平台成交了几单,一个月收入上万元,感觉这里的“客户质量还不错”,还收获了不少回头客。

CK梨认为,一方面是因为5sing设置了交易“门槛”,音乐人通过审核入驻才可联系;另一方面是酷狗音乐开放平台积累了大量有音乐基因的“词曲买家”。“交易的多,也就积累了人气,最近找我下单的客户也逐渐多了起来,而且很多是音乐主播。”

从服务少数人到服务多数人

2014年,曾从事音乐制作人的李永彬创建了“幕后圈”APP,为众多音乐制作人、混音、录音等“幕后从业者”搭建了一个交易撮合平台,并设立了“幕后人”经纪业务,帮助客户找到高质量的音乐制作团队。

2015年,V.Fine Music现身,集合了众多音乐创作者,产出大量音乐内容进行售卖。如今,V.Fine则着眼于商用音乐的发行与授权,服务的是有更高生产、制作能力的成熟音乐人,和有商业音乐需求的群体。

音乐交易市场从一开始就是细分的,不管是做商业音乐,还是面向固定群体,都有相对垂直的服务领域。面对原创音乐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5sing交流平台“应运而生”,这似乎也意味着音乐产业上游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发生了转变,开始从服务专业、特定人群转向服务更广泛的音乐人群体。这个转变的过程中,其实也弥补了原创音乐市场空白——基层音乐人与词曲创作者的供求关系。

在音乐人与词曲作者的供求关系中,似乎是来自音乐人对自身“主打歌”向往的买方需求是主要驱动力,但实际上,在这个关系中,音乐人与词曲作者是互利共生的,双方是彼此需要的。

在曾经的唱片工业时期,林夕、姚谦、姚若龙、黄霑、方文山、雷颂德等等,都是为市场所熟知的优秀词、曲创作者,他们能在“大歌手”市场环境下被听众记住,就是因为他们的创作因歌手演绎而深入人心。也就是说,词曲作者也需要“好声音”把他们的“好作品”传播出去,像是近几年民谣音乐人陈鸿宇与词曲作者唐映枫的多次合作,就是把唐映枫带到了听众市场,甚至让唐映枫走向了音乐人的新身份。

所以,在音乐人与词曲创作者的双向需求下,5sing交流平台一方面弥补了音乐产业链条中音乐人与词曲创作者的信息交流缺失,一方面也是借由音乐人与词曲创作者的互利共生关系,试图重新建立起一个相对完整的工业化体系,为好声音找到好词曲,也为好词曲找到好声音,并让双方能因为“找到”共同成长。

中国原创音乐市场日渐庞大,行业也应该随之而更加完善。商家、影视项目方、头部音乐人有词曲需求,普通的音乐素人、音乐新人也应有获得“主打歌”的机会。

原创音乐产业链条走向“工业化

从行业发展角度来说,数字音乐平台对音乐人群体的扶持已经走过了五六年,在这期间不断通过推出各种扶持计划改善着音乐人收益、发展、成长等各方面的基础环境,而从去年开始,数字音乐平台已经走到了对音乐人服务的深挖阶段,进一步完善音乐链条多环节的“工业化”。

比如去年底,酷狗音乐开放平台推出的“伯乐计划”,就是在曾经帮助原创音乐人增加收益的基础上,关照到了翻唱音乐人、词曲作者群体的发展情况——计划中的音乐作品在被翻唱后,翻唱歌手和原词曲方均能获得版税收入(前者10%,后者35%),而这就解决了翻唱音乐人的后续版权问题以及这两个群体的收益拓展难题,是对音乐产业链上游生产力环节的服务在完善。

也是基于这种完善,让一些音乐“遗珠”在当下再发光:通过该计划S.H.E 15年前的老歌《Ring Ring Ring》被Gaston庞加斯顿再次唱火,莫叫姐姐翻唱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粤语莫叫版)》也在短视频播放量冲破32亿次。

而像是5sing交流平台的出现,也是以加强音乐人间的交流为核心。在读娱君看来,5sing交流平台未来或许会成长为一个专属音乐人的社区,毕竟目前市场上的音乐社区更偏向听众用户侧,然而伴随着音乐人群体的快速增长,他们也会需要有交流讨论的空间。很多音乐综艺嘉宾都曾有过类似的观点——想通过节目看看其他音乐人的作品、了解他们的创作动机,所以5sing交流平台本身是一次对音乐人群体潜在社交需求的挖掘,也是对生产力环节服务的细致延伸。

在发行环节上,酷狗音乐开放平台上线了“自助发歌”功能,为当代音乐人的发歌路径做了便利化;在下游的音乐演出环节,腾讯音乐推出了TME live品牌,为音乐人提供更高品质音乐现场机会。

推广环节上,多家平台也都有自己的策略。相比曾经各种扶持计划中的站内资源倾斜,现在则是打通数字音乐与短视频的渠道链接,借助平台培养的短视频红人矩阵在站外为音乐人推广;而像是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也加入到了音乐推广领域,通过各自的扶持计划为音乐人在短视频渠道上的成长助力。

整体而言,各家数字音乐平台的种种动作,都在说明平台从服务狭义的独立音乐人走向服务更广义的音乐人群体。在服务的过程中,也通过新计划、新功能、新品牌不断完善音乐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工业化”建设,让音乐人群体的发展有了更清晰的路径,让产业有了更高效的运转能力,这是数字音乐行业深挖音乐人服务的结果,也是我们对数字音乐下一阶段发展抱有信心的原因。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0 评论: 0 阅读: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