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女神一出手,韩国电影终于得救了

独立鱼电影 2020-07-01 12:30:47

昨日,又传出消息:

影迷们在期待的同时,也很担心,这会不会又是一次「狼来了」。

电影,苦疫情久矣。

其实放眼世界,很多国家都早已陆陆续续开放影院。

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6月份陆续开放室内与露天影院;

日本各地影院5月份陆续恢复;

韩国影院更是4月底就开始复工。

又是别人家的电影院。

票房受影响是肯定的。

5月份的韩国电影票房还不到去年同期的10%。

就拿5月6日在韩国上映的《纽约的一个雨天》来说。

首周末34万美元的票房,就足以荣登全球票房冠军。

这件事听起来就像伍迪·艾伦的剧本里才会出现的那种冷笑话。

想要复苏受疫情影响的韩国电影业,还得靠本土的商业大片。

根据目前已经定档的电影来看,先是这「三连击」——

6月4日的《侵入者》;

6月24日的《#活着》;

7月15日的《釜山行2:半岛》。

作为疫情后首部登陆韩国院线的本土电影,它迈出了振兴韩国院线的第一步——

侵入者

침입자

从2月27日推迟至5月21日,最终定于6月4日上映。

两次延档,一波三折。

好在这第一步,《侵入者》走得还算顺利。

得益于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KOFIC)提供的60%-70%的票补,《侵入者》首映当天的观影人次,达到近5万人。

首周末票房220万美元,占总票房317万美元的七成。

6月24日上映的《#活着》势头更强劲。

首日观影人次高达20万,目前已突破百万大关。

刘亚仁的号召力不是吹出来的

这两部电影的成功,终于让韩国电影业缓过一口气。

说回《侵入者》。

本片是导演宋元平的长片处女作。

在涉入电影之前,她已是韩国知名的畅销书作家。

第一部长篇小说《杏仁》,在韩国销量高达25万册,在全世界12个国家发行。

女主角是出演过《新世界》《急诊男女》《霜花店》,以及综艺节目《Running Man》中的国民女神——

「懵智」宋智孝

睽违两年,重返大银幕。

在片中大胆挑战「黑化」角色,一改以往亲和大姐形象。

饰演一个消失25年后回归的神秘人物,举手投足间带一股邪气。

为配合这个角色阴沉病态的感觉,宋智孝拍摄前还减重了7kg。

和「懵智」搭戏的男主角金武烈,就是《恶人传》中和马锡东飙戏的刑警郑泰锡。

他所饰演的姜瑞真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在一起车祸中失去了妻子。

强烈的悲痛导致他被梦魇困住。

加上长期依靠催眠和药物治疗,恶性循环,饱受情绪的煎熬。

与此同时,他那失踪了25年的妹妹姜宥真(宋智孝 饰)突然现身了。

只是,得知这个消息的瑞真,没有表现出亲人重逢的惊喜。

他的态度依旧冷漠。

一来是经历丧妻之痛,实在没那个心情;

二来是这样的乌龙事件,发生过太多次了。

为了不让父母承受希望落空的悲伤,初次见面后,他就建议「妹妹」去做亲子鉴定。

没想到,这回竟是真的。

兄妹二人重聚,年老的父母自然欣喜若狂。

没过多久,宥真就直接搬进瑞真家中。

她表现出异常的热情,大有要把这些年没有尽到的女儿义务一夜之间全补上的意思。

瑞真的女儿第一次见到宥真,曾表现出反感:

「我不要姑姑,我要妈妈回来。」

可是第二天,女儿的态度就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还说以后天天都要姑姑接她放学。

紧接着,宥真又秀了一把厨艺。

早餐而已,摆了满满一桌十几道菜。

这哪是失散多年的妹妹回归,这分明是请了个全能家政保姆回家嘛!

她说,「哥,你以后可以不用费心这个家了。」

似乎是句好话,可细品却不对劲。

就好像是宥真要取代他,成为这个家新的话事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没过多久,家里又住进一个陌生人。

这回是个物理治疗师,要帮助母亲进行康复训练。

可这治疗师的手法,怎么看都不太对劲啊。

一问才知道,这个人是宥真介绍来的。

后来,这个物理治疗师的未婚妻也来到了他们家,替代了之前服务了五年的阿姨。

陌生人一个接一个地到来,且迅速和家里人建立关系。

剧情至此,看上去是不是很眼熟?

这不就是《寄生虫》嘛!

也正好符合影片的名字——侵入。

宥真出现后,母亲也不去教堂了。

之前她是因为心中有愧,所以才去教堂寻找寄托和抚慰。

现在不需要了。

母亲甚至还说:

「上帝带走了一个家人,所以就又还给了我一个家人。」

言外之意,是瑞真妻子的离去,才换回了失散多年的宥真。

瑞真渐渐觉察到异样,决定着手调查宥真的神秘身世。

果然有猫腻。

之前宥真声称自己在医院工作,有个护士对她不吝赞美,夸她是科室的王牌。

可后来发现,这个「护士」,只是某广告公司的一名演员。

实锤在手,宥真被当场拆穿。

可她反应迅速,第一时间跪下认错。

边哭边说,自己确实不是什么医生,没文化也没读过书,因为怕大家接受不了这样平庸的自己所以才撒谎的。

当瑞真想进一步逼问的时候,父亲却站出来讲话:

「连基因检测都做过了,还需要什么?」

明明犯错的是宥真,可挨骂的却是瑞真。

有点意思。

暗黑版《寄生虫》内味儿出来了。

而且相比于「寄生」,宥真的「侵入」显然更具目的性,也更凶狠。

楚楚可怜的外表下,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时而单纯无辜,时而心狠手辣。

还让家人心甘情愿成为魁儡。

这种双面性格的来回切换,也让观众见识到宋智孝不俗的演技。

明知身边的这个人有问题,却束手无策,任由她一步步侵入自己的家庭。

本就衰弱的神经愈发敏感,瑞真开始出现严重的幻觉。

随着剧情持续深入,真相也慢慢浮出水面。

而之前留下的最大的一个坑,也被填上了——

为什么这家人可以对宥真言听计从?

她不过是在耳边念叨了几句,就能让他们喜笑颜开,好似咒语一般。

调查引出了宥真的邪教背景。

她使用一种香料,蛊住了这一家人。

而她之所以大费周章,不为图财也不害命。

真正的目标,是——

好的,就此打住。

至于宥真最终是否得逞,她又到底是不是瑞真的亲生妹妹…

鱼叔就不剧透了,免得挨骂。

这是全片最高能的部分,也是精心设下的悬念。

不过鱼叔可以透露,之后还有两到三个反转,有点惊悚,又有点吓人。

宋智孝和金武烈,一个是失控精神病患,一个是宗教邪恶徒。

他们之间的对手戏看起来也相当过瘾。

借着男主角建筑设计师的身份,导演在《侵入者》中,引入了不少建筑学的概念。

根据空间的变化和移动,将悬疑极大化,层层堆叠。

使观众间接感受到,来自日常生活的扭曲和恐惧。

因为最常见的,往往就是最恐怖的。

电影开头的会议里,瑞真在讲述设计理念时,有人随口问了他一句:

「你所认为的家这个空间,应该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瑞真答不上来,也揭示了整部电影的主题——

理想的家,房屋建构和布局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应该是屋子里的人。

导演自述,拍摄这部电影就是为了让人反思「家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反思家庭与家人的关系。

邪教的加入,最大限度放大了家庭内部的矛盾。

邪教控制人的手段,用老话讲就是病急乱投医。

利用情感转移的方式,将受害者俘虏。

好比《侵入者》中的这一家人,因为一个家庭成员的离去,致使家庭内部出现裂痕。

瑞真的父母和女儿,都迫切地需要进行情感转移,这时邪教便趁虚而入。

因为恐惧,所以贪婪;

因为有所求,所以选择轻信。

在韩国,关于邪教侵入家庭的真实案例,更是不胜枚举。

最典型的或许就是前总统朴槿惠。

朴槿惠的母亲在1974年被人刺杀,这给朴槿惠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这时永世教教主崔太敏告诉朴槿惠,「我可以得到你母亲的托梦」。

因为一句玄乎的谎言,崔太敏成了朴槿惠身边的亲信,更是她的精神导师。

崔太敏的女儿崔顺实自然也和朴槿惠成为了好闺蜜。

在朴槿惠当上总统后,崔顺实以非公务员身份干政。

也就是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闺蜜干政门」事件。

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尚且逃不过邪教的侵入,何况广大的平民百姓呢?

家庭成员间的认同感与归属感,让他们能够团结在一起。

然而这是远远不够的。

还要加上彼此的陪伴和关爱,才能让他们应对生活中的各种挑战和不确定性。

若是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仅凭邪教的三言两语,又怎会被轻易攻破呢?

因为爱,本身就是一种宗教,坚不可摧。

3 评论: 0 阅读: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