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敢拍的题材,播出一集被禁,删减8集后,这部国产剧依旧经典

夏宗阳 2021-07-17 23:27:39

白鹿原》被称为“中国版”的《百年孤独》,记录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

作者陈忠实呕心沥血,总共历时六年才创作完成,可以说这本长篇小说是他的毕生心血。

只可惜,近20年内,没人敢把他搬上银幕。

直到2012年,导演王全安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将《白鹿原》搬上了大银幕。

影片用220分钟呈现出一段深刻的历史,原著作者陈忠实看了后,对此也非常满意。

然而,电影上映后毁誉参半,究其本质原因还是在于以下三点:

一、想要将这本鸿篇巨制拍成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长有限,无法解决时空限制。

二、书中的一些内容,不适合在银幕上播出,如果删减这些内容,必将会导致与原著相违背。

三、电影版《白鹿原》在上映前删减了66分钟,将一部民族史诗,变成了农村寡妇的情史。

所以,要把《白鹿原》通过一部电影完全展现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拍成电视剧

于是5年后,电视剧版《白鹿原》终于诞生了。

没人敢拍的题材,播出一集被禁,删减8集后,这部国产剧依旧经典。

然而,当所有观众满心欢喜,想要一睹为快时,坏消息突然传来。

剧版《白鹿原》在第一集刚播完后,就被紧急停播。

至于停播的原因,有很多种说法,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于是等待了20多天后,《白鹿原》又重新播出,但原本85集的电视剧,变成了77集。

8集的内容,到底少了些什么,无从得知。

不可否认,《白鹿原》从开拍到播出,简直就是一部风雨飘摇的悲催史。

花费了十年才立项,中间换了几个编剧和导演,预计成本2.3亿,没想到拍到后面超出预算近7000万,中间从剧本到拍完经过三轮审核。

白鹿原》的改编难度,不仅是在于度的问题上,更在于质。

既要让读过原著的观众满意,还要让没读过的观众看懂。

不过,虽然少了8集的内容,但是并没有影响该剧的口碑。

但是,收视率却不尽如人意,复播后撞上了《欢乐颂2》,结果是叫好却不叫座。

单就市场而言,《欢乐颂2》更加符合年轻群体的喜好。

但《白鹿原》诞生的意义,不仅是给国产剧市场注入了希望,同时也是对年轻群体不再盲目娱乐化的一次检验。

对于接手电视剧白鹿原》的导演刘进来说,是一个颇为艰难的决定。

由于原著故事线索纷繁、人物形象众多、思想意涵丰富,所以他从一开始都不敢有一丝松懈。

他不仅认真、反复阅读原著,还带着一批主创和演员来到陕西,体验了一个多月的农活。

男演员耕地、割麦、赶马车,而女演员在家擀面、纺线、洗菜做饭。

正因为有这些铺垫,电视剧白鹿原》较为完整地对原著进行了审美化的还原,最终达成了一种独特的精致感。

在画面上,片中展现了黄土高原、一望无际的麦田、标志性的建筑月亮门和牌坊。

在文化上,有着陕北民歌、油泼面、羊肉泡馍等陕西的风土人情和风俗习惯。

在人物上,除了对两个主角白嘉轩和鹿子霖进行了细致的刻画,配角上也大胆改编,其中有几个经典的角色。

一个是朱先生,白嘉轩姐夫,书中最具智慧的人。

他自幼苦读诗书,在乱世中坚守着自己的节操,每次众人遇事疑难不能决,朱先生只用几句话就能点醒,凭借一人之力,劝退了20万清兵。

但是他真正“神”的地方,是他看清了局势,知道这群“人”斗来斗去的最终结果,那要看谁把百姓看得重。

对他的评价,大概可以总结为:饱学儒雅,淡泊名利,慧眼看世。

另一个是鹿兆谦,鹿子霖长子。

他有勇有谋,是白鹿原反对恶势力的旗手,不论遇到怎样的挫折,他的理想从未动摇过。

不难看出,鹿兆谦的潜意识里,在思索着改变,在寻求一些与祖辈所崇尚的不一样的东西。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爱恨纠葛中走向了不归路——当上了土匪。

相较于原著中的男性而言,女性角色不仅数量少,而且大部分女性角色的出场,只是作为故事中的背景,例如卖地给白、鹿两家的李寡妇,甚至还有的连自己的姓名都没有。

在我看来,历来女性形象就是一个颇为复杂的命题,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种是自身意识觉醒并发起反抗,目的是追求独立自主;

第二种是安分守己,将旧时候对女性的祖训家规,作为自身的行为准则;

第三种是在反抗的过程中受到迫害,直至精神出现混乱,成为了“阁楼上的疯女人”。

在《白鹿原》中,白灵属于第一种类型,也是那个时代人们眼中的“异类”。

仙草属于第二种,而田小娥则属于第三种,但她并未成为“阁楼上的疯女人”,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种悲剧的结局。

在电影版中,田小娥这个角色是由张雨绮饰演,从她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物形象的可悲感,和被时代洪流左右的无力感。

而在电视剧里,田小娥则由李沁来饰演。

在我看来,田小娥是《白鹿原》中悲剧意味最浓的女性形象。

她就像是一个外来的“闯入者”,始终无法得到别人的认同。

从刚出场开始,她就注定会活在污名中,有悖于传统的伦理道德。

与其相比,犹如硬币正反面的仙草,她的人生又是另一种景象。

白嘉轩是仙草的救命恩人,在报恩的同时,二人也互生情愫。

于是仙草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已经死了六房太太的白嘉轩,成为了她第七房夫人,并心甘情愿地承担起了白家的所有家务活。

其实,在小说里的仙草,只是一个功能性的角色。

没想到,秦海璐将这个角色演活了,特别是在祠堂里的那场与白嘉轩的分别戏,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这个生活在传统儒家伦理纲常中的妇女,是典型的旧女性,內囿于牢笼之中,并甘之如饴。

说白了,《白鹿原》这部剧是立足于角色,再来讲故事。

伟大的作品,关注点永远都是人性。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性也会在历史演化的过程中完成自身的“进化”。

而《白鹿原》则是借着当下社会价值观,对历史的一次发问。

播出一集被禁,删减8集后复播,为拍这部国产剧,请来了94位演员

总而言之,《白鹿原》在很多方面,契合了普通观众的审美情趣。

该剧通过白鹿原上白、鹿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展示了渭河平原五十年的风云变幻。

最后的结局,也满足了观众“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白鹿原”的幻想,有其不可撼动的地位。

0 评论: 0 阅读: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