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圈第一顶流:钮钴禄•于正的上位之路没那么简单

娱乐大话 2020-06-30 19:06:28

你要说现在谁最火?

于正定然排在首位,一句话就能分分钟上热搜,一篇小作文更是牵扯出陈年旧瓜,这位江湖人称死丫头的金牌编剧,应该是近年来存在感最高的制片人了。

当汪海林因骂顶流而被群嘲时,于正已经坐上编剧圈第一顶流的宝座,无论是新剧的海报,还是角色人选,他每次都能在影视圈搅动风云。

现在,于正有了自己的粉丝后援会,每回娱乐圈出什么大事,总有人cue他,他俨然活成了“大明星”的样子。

这个他年少的梦想,终于在多年后得以实现!

一、不想当明星的编剧,不是好编剧

于正,本名余征,16岁之前他一直生活在浙江的一个小渔村,少年时代,他迷上了电视剧,老是幻想自己就是剧中那个人见人爱的男主角,与此同时心中滋生出一个演员梦。

高一的时候,他就为报考表演类院校做准备,然而,文化课成绩出色的于正,怎么也过不了专业课这一关。

勉勉强强进入上海戏剧学院,还是以旁听生的资格,冯绍峰、严宽、杨蓉跟他是同届同学,只不过人家都是本科。

作为典型双鱼座的代表,此时的于正自卑又敏感,一上台表演就吓到直哆嗦,同学们演起了男三、男四,他却只是龙套演员,通常情况下一句台词都没有。

回忆这段往事,于正直言那是个悲情的故事,他在片场被导演骂到浑身发抖,甚至有一场淋雨戏拍了4个小时,他站在雨中,已分不清脸上的是眼泪还是雨水,只知道演员之路彻底无望了。

好在他还有编故事的能力,大学时期于正靠给同学写情景剧赚了一点零花钱;恰巧这时导演李惠民正在为个人工作室招兵买马,于正因灵气的文字被他挑中。

先来科普一下李惠民,前tvb的总监制,执导过《笑傲江湖》、《东方不败》、《花木兰》等大卖的片子。

年轻时的于正曾一度痴迷金庸小说,中学时就夸下海口:“我要做金庸的弟子”,这回虽没有拜师金庸,但也算离武侠更进一步。

初出茅庐的于正,勤奋又上进,一天最起码花15个小时写作,即便没有工资,顶多拿个节日红包,但他也坚持了三年,于妈妈还打电话劝他赶紧回家。

真正压垮他的是《荆轲传奇》的署名权,这部作品是于正为数不多的正剧,故事里的人不为名、不为利,士为知己者死,但该剧的市场反响却很一般。

而编剧一栏也没有于正的名字,剧方把他安排在一个片尾的一个小角落,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此举激怒了于正,他立马拿起了法律武器,将恩师告上法庭。

纵然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可于正总算在编剧圈有了姓名。

离开tvb没多久,他就跑去李惠民昔日的竞争对手赖水清处谋职,李导也没有怪于正:“他很聪明,知道怎么让自己出名”。

奔着明星去的,却意外成了编剧,于正想着当编剧也要做一个明星编剧呀,所以此后十余年,他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有名。

二、于正的“升级打怪”之路

跟着赖水清去了北京后,于正接到了第一份改编任务—作家傅星的剧本《带我飞,带我走》,片方还邀请了彼时最红的港星陈浩民、佘诗曼出演。

凭借此剧,于正稍微有了点名气,本着趁热打铁的精神,他转而出版了同名书籍,不过傅星二字却被抹去。

傅星追问于正,对方答应给3万元补偿,而此事被媒体炒得火热,于正则受到更多的关注。

紧接着,《烟花三月》、《我爱河东狮》出炉,深知编剧没有话语权的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当总制片人,一般来说,制片人皆由资方指派,编剧兼制片人的概率很小。

这个时候,于正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吹牛”,你知道我跟两个最牛的导演合作过吗?你知道我的剧本多少等着投吗?好片子你都看不懂?

诸如此类的问句把资方都弄懵了,于是他顺利坐上制片人的职位。这两部片子收视尚可,于正在业界的名声就此打响。

紧接着,于正人生中的第三个贵人露面—阎大可,他号称是内地最懂市场的制片人,出品过《大汉天子》、《冰与火》,阎大可看完《烟花三月》后非常欣赏于正的才华,力邀他写一部清宫戏。

就这样,《大清后宫》诞生,这部剧是于正的第一部宫斗戏,也是他的成名作,它不仅在卫视拿下收视冠军,而且在tvb创下收视纪录。

尽管作品很红,但于抄抄三个字也因此传开,多家媒体质疑《大清后宫》融梗《金枝欲孽》、《大长今》,比如有一句台词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们每个女孩子一进宫,便是飞上枝头当凤凰,可是我们现在是凤凰还是鬼,没有人知道。

圈内有人试图联名状告于正,可都被复杂的诉讼过程给吓跑了。

这之后,于正不断攀升事业新高峰,先是成为中乾龙德经纪公司的首席签约编剧,接着为范冰冰写下剧本《胭脂雪》,期间他笔耕不辍,两年间创作了三到四部电视剧,《玫瑰江湖》、《最后的格格》、《美人心计》、《欢喜婆婆俏媳妇》。

回看创作经历,他表示电视剧是用来消遣的,早年间的《荆轲传奇》太深刻了不适合电视。而今的他琢磨到一套独有的创作思路—把自己当作女主角或男主角。

到了《宫锁心玉》,于正化身钮钴禄•于正,手把手教晴川如何怼天怼地,此剧创作时间只有65天,比早开机的《步步惊心》先播出,他也因此事与唐人影视结下梁子。

剧火的同时,《宫锁心玉》也陷入抄袭门,与偶像剧《流星花园》有多处重合,争议越多,于正就越有名。

再后来,一向硬气的琼瑶写下一纸诉状指责《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此案审理一年之久,终以于正道歉且赔偿500万收场(ps于正赔了钱,但至今没公开道歉)。

本以为受此重挫的于正会一蹶不振,可他显然不甘心,接下来推出的《凤囚凰》、《半妖倾城》还算小火,而《延禧攻略》则在18年大爆。

于正升级为粉丝爱戴的于老师,《鬓边不是海棠红》的好口碑更让他多了一个身份—传统文化的弘扬者。

如他所言,他觉得自己还没有成功,缺一个尊重。

三、与朋友纷纷翻脸

准确说,于正捧红了很多新人,可也与不少朋友、合作方反目成仇。

他说:“我对员工都是好老板,可他们一拨一拨地背叛我”,于正自认自己没什么缺点,就是“大嘴巴一点”。

“大嘴巴”体现在哪儿呢?就在于他经常说出两个版本的话。一会说是陈晓选的小龙女,一会说自己很满意陈妍希,一会又说杨颖来了自己就不会被群嘲。

看过他采访的朋友们,一定记得于正惯用的赌咒,“我要是说过那些话,我于正天打雷轰……”。

好友何晟铭、华哥先后离开于正工作室,与他合作7部戏的欢瑞世纪主动放弃续约机会,理由是:他的行为方式让人不能接受。

而深谙赚钱之道的于正,已成为国内最有钱的制片人之一,但他几乎不怎么花钱,在媒体面前他表现出朴素的样子,他的朋友说:“于正的钱只有他妈妈能用到”,生活中他很少跟亲戚联系,他常年待在横店,住在200元的招待所埋头写作,他的工作团队成员就是他的“朋友”。

于正极力表现出自信,以至于说出魏姐的逆袭就是自己的人生写照,但又受不了网友的质疑而跳脚大骂,他认为有必要出一本自传,告诉大家他的成功之路。

在他的想象中:那个普通的少年受尽欺负,靠着努力慢慢赢得所有人的掌声。

0 评论: 0 阅读: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