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不许任何人欺负张静初

电影解忧酱 2022-01-13 13:11:40

2006年,张静初成龙在美国拍《尖峰时刻3》,投资方起初给成龙开了2000万美金片酬。

成龙很不满,但前两部电影拿下的不俗票房让他有底气谈判。他想要2000万美金和15%的全球票房分红,否则免谈。尽管有些狮子大开口,但投资方还是同意了。

电影即将拍完,成龙以为张静初会跟自己留在美国,冲击更高的片酬,在好莱坞站稳脚跟。

张静初却说章家瑞导演的电影很有意思,《红河》里的阿桃是个智力残障者,她以前没有演过,想回中国的云南边境试试。

成龙很惊讶,他说:“你还真是个小傻子。”

1980年,张静初出生在福建永安一个普通的家庭中。那时的她,尚未改名静初,单名静。张静初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她还有一个哥哥。母亲是学校的老师,为了保住母亲的工作,父母只好把刚出生的女儿放到外婆家。幼年的张静初很喜欢对外婆撒娇,她总是在楼下嗲声嗲气一连叫二十次“阿嬷,开门”。一个驼背面带笑容的老太太不紧不慢地从楼上探头回应:“来了来了。”

张静初的记忆里,没有过多父母的痕迹。5岁那年,到了上学的年纪。父母便从县城里来外婆家接她,她并不知道眼前这对陌生的夫妇是她的父母。回到城市的家里,张静初并不好过。她不认识父母,哥哥也不认得她这个妹妹。她小心坐在板凳上,屁股还没来得及接触板凳面,哥哥就对她吼道:你谁啊你?你坐我家干嘛?这是你能坐的地方吗?她迅速蹦起来,局促地站在这个陌生人面前。她想要回家,逃回外婆的家去。张静初童年最期待的就是寒暑假了,最害怕的则是假期结束,爸爸从城里来接她回家。在她眼里,每次回家就好像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似的绑架。她使尽法子都挣脱不了爸爸的怀抱,她在父亲怀中拼命蹬腿,撒泼哭闹,求外婆救救自己。可外婆却狠心关上了门,任由爸爸把她带走。回家四个小时的车程,张静初哭了两个小时,直到浑身虚脱无力才止住眼泪,沉沉睡去。未到适龄,张静初的妈妈就把她送进了小学。女儿和儿子不对付,还对亲生父母那么陌生。早点上学,一来丢到学校里省事,免得她成天吵着要见外婆。二来也有人帮自己盯着女儿,不让她整天闯祸。

5岁上一年级的张静初,比同学小了两岁。上课听不懂内容,做作业比别人慢。功课多的时候,经常做不完。第二天一早去了学校,交不出作业的学生,老师把他们书包一丢,让他们出去罚站。妈妈是学校的老师,女儿交不出作业,考试成绩又烂得透顶。妈妈脸上没有光,抡起一根手指头粗的竹竿抽张静初的手臂。妈妈白天要教书,没有时间照顾张静初。每当她要去上课时,她就会把张静初寄养在别的老师家里。

张静初不是考试那块料,经常逃学。她感觉读书好像坐牢,逃学好比越狱。为了逃离校园和父母的掌控,张静初特地买了本武功秘籍,书上说练轻功时挖个大坑,然后腿上绑沙袋从坑里往上跳,方能练成轻功。

为了习得轻功,她每周六趁家人出门,就用书包栓上砖头绑在腿上跳。跳了不到一个月,楼下就有人来投诉,问你家怎么每周六都有打桩的声音,吵死了。

妈妈得知是张静初搞的鬼,晚上就拿棍子对准她的腿一顿抽,硬是把张静初的轻功梦给打夭折了。

张静初一直想养宠物,可是妈妈最讨厌她养小动物了。有一回,张静初把学校里新生的一窝小老鼠带回家里偷偷养。她把老鼠放进抽屉里藏着,没过多久还是被妈妈发现了。妈妈一拉开抽屉,发出惨叫,忙不迭连抽屉带老鼠冲下楼丢进垃圾桶里。小老鼠吓得全跑了。第一次养的小宠物全没了,张静初心里很是难过,更想逃离这个家了。

长久下来,父母对她的期待越来越低。既然文化课学不来,那总得学点什么吧。于是父母便把张静初送去学画画。

13岁时,张静初收拾好包袱,搭了五个小时的火车,去寄宿学校学画画。离家第一天晚上,熄灯后,所有姑娘都在床上哭鼻子,她们想家了。

在这群大自己两岁的姐姐里,张静初开心极了。黑夜里,伴随着舍友声声的哭泣,她捂住嘴偷偷地笑出了声,心想,我终于逃出来了。

为了让张静初考上好学校,家里不惜下血本培养她。学画画时,张静初每个月的开销是妈妈一个月的工资。但依然不够张静初花,还没到月底,口袋里一个钢镚都不剩。没钱的她,只好在饭堂里眼巴巴的看着同学们吃饭。

后来,张静初的女同桌实在看不下去,便开始监督张静初花钱。每个月月头,同桌会扣下张静初250元伙食费,等到月底她没钱吃饭了,再把伙食费给回她。如此一来,张静初也不至于每个月月底被饿死。

1996年,张静初考上大专化妆班。15岁的她再次收拾行囊出发,开始北漂。

有一次,经过中央美术学院时,张静初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进去拿一份招生简章。这时,一个长发、齐刘海的女生,背着油画框从学校走了出来。张静初不自觉地跟上女生的脚步,她跟着女生走到了马路对面,看着她招手打的士上车。汽车呼啸而过,张静初不舍地看着女生离去。

接受鲁豫采访时,提到这段往事。鲁豫问她为什么要跟着人家,张静初露出狡黠的笑容说:“因为我很崇拜她。”

张静初还是没有选择考美院,她转头去了中戏。她觉得自己考不上美院,中戏的导演系倒是可以试试。

她如愿考上中戏导演系,还没高兴一会儿,难题便找上了门来。第一天上完表演课,张静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打电话跟辅导老师哭诉自己不会“装熊”,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当成一颗“种子”生根发芽。但同学们都能做到,也正因张静初闹得笑话,导致接下来四年的表演课里,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跟她搭戏。

四年一晃而过,毕业大戏时,张静初班上排的是日本作家木下顺二的作品《夕鹤》。班上所有的女同学都想演那只仙鹤,即女主角阿通。

老师也拿不定主意让谁演,便让大家比赛。张静初也想演阿通,她好不容易求男生给她搭戏。这出戏很成功,张静初饰演的阿通,把班上好几个女同学都感动哭了。也就是《夕鹤》这出戏,让同学意识到,张静初不再是以前那个在表演课上崩溃大哭的人了。张静初也发现,原来她是会演戏的。

2002年,顾长卫着手拍摄李樯的剧本《孔雀》。其实剧本在北京的圈子里转好几道了,陈凯歌、张艺谋、姜文都看过。但姜文认为无论是自己还是别的导演,都拍不了这部片子,只有顾长卫能拍。早在1999年,顾长卫带着张艺谋御用摄影师的头衔转行做导演。筹备当导演的五年里,他没有半分收入,小自己9岁的妻子蒋雯丽一个人扛下了家里的重担。《孔雀》里姐姐的角色,原本顾长卫相中章子怡。可这时她正忙着拍张艺谋导演的《我的父亲母亲》。眼看着心仪的女演员没有档期,顾长卫也不想干巴巴等着,便举办了“姐姐”一角的海选,最终从2000人中挑了八个演员,张静初便是其中一员。试戏时,张静初连轴转了三个月。早上学洛阳方言,中午学兵乓球,下午学手风琴。候选人中有许多明星,但顾长卫总是面无表情,不夸也不骂张静初。她猜不透导演的心思,她每天都提心吊胆地练着,生怕导演把她换掉。练了一段时间后,张静初的身体出现了状况。她背着25斤重的手风琴,却怎么也摸不到贝斯键。她心里有些慌,越着急,腰部发力越不对,全身的肌肉都跟自己过不去。她狠下心来又加班练了几天,可是一天早上醒来,她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她瘫痪在床,怎么也起不来。张静初的拼命,顾长卫是看在眼里。他等张静初养好了身子,让她入组拍戏。《孔雀》中有一场捡西红柿的戏,剧本里写着“姐姐泪如雨下”。张静初不知道怎么演这场哭戏,顾长卫让她有眼泪就哭,没眼泪就算。电影中,姐姐不再年少,她人到中年。姐姐在集市上看见了年轻时暗恋的伞兵,她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对他说。可他却问,你贵姓?

姐姐忍不住自言自语:“我刚才还跟俺弟弟说,你会永远爱着我。”直觉告诉张静初,不能有太大动静。可张静初一想到自己稀碎的青春,回忆全都涌了上来。她蹲下去,手拿西红柿背对着弟弟,脖子上青筋暴露,哭得撕心裂肺。

那场戏把所有人都看呆了,监视器旁,顾长卫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2005年,《孔雀》上映。顾长卫在柏林国际电影节拿下了银熊奖评审团大奖,张静初则拿下了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的影后。张静初被冠以“小章子怡”的称号,就连顾长卫也承认,总是在张静初身上看见章子怡的影子。

那年,顾长卫48岁,张静初25岁。电影大获成功的同时,顾长卫张静初传出了绯闻。拍摄期间,据安阳当地居民说,顾长卫经常和张静初单独逛街,两人举止亲密。当地人都以为他们是情侣。事情传到蒋雯丽耳朵后,她气得带着一岁的儿子杀到剧组里,当着众人面扇了张静初一耳光。对于两人的绯闻,张静初并没有过多回应。她的态度是清者自清,她在采访中提到:“大多数的人都不愿意看见别人好。如果一个女人成功了,他们会认为她有心计、有关系、运气好,没有人愿意承认她的努力。”2006年,顾长卫开始拍摄《孔雀》的续作《立春》。《立春》女主王彩玲饰演者为蒋雯丽,她为这部戏增重30斤,学了意大利语、捷克语还有钢琴。原本张静初戏份颇多,可两年后电影上映时,观众却发现张静初的戏份全被删了。带着这个疑问,电影发布会上,记者当着蒋雯丽的面追问顾长卫。蒋雯丽的笑容僵住了,她瞟了顾长卫一眼。顾长卫不敢看回去,“这个,这个”了半天,一句话都挤不出来。他哀求般看着蒋雯丽,把话筒递给了她:“你说,你说。”蒋雯丽冷哼一声,把话筒推了回去,瞪着顾长卫说:“这是提给你的问题,我答什么?”

2004年,张静初认识了章家瑞导演。初识这年,张静初的外婆去世了。章家瑞的电影《花腰新娘》是两人的第一次合作,她在剧组里得知外婆下葬的消息时,跪在地上痛哭,脸都撞青了。回到老家,给外婆上坟后,张静初很快赶回了剧组拍戏。这部电影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但也让张静初拿下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2006年,张静初再度和章家瑞合作,拍摄《芳香之旅》。这部电影张静初成功在国际打响了名声,凭借春芬一角,张静初成功斩获了埃及开罗国际电影节的影后。这部电影张静初拿到了好莱坞的门票,2007年,张静初在美国和成龙一起拍《尖峰时刻3》。

成龙是工会的人,美国工会有规定,演员拍戏不得超过12小时。张静初不是工会的人,导演深知这点,有一场戏需要张静初哭出来,但导演专门拍成龙的镜头,并没有拍张静初的正脸。可是导演还是让她一直哭。张静初哭了两个小时,成龙都要下班走人了。导演专门留下张静初,拍她的正面镜头和特写,可张静初怎么都哭不出来,导演也没给她酝酿情绪的机会,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喊开机。成龙看不下去,在剧组大吼了一声“咔”。他走到导演面前,用手指着导演,我叫你开机你才开机。话毕,转头安慰张静初,不要着急。他抱着张静初,拍了拍她的背。张静初眼泪马上就下来了,成龙赶紧退场,让导演开机。拍完电影后,张静初本来可以留在好莱坞的。但她选择回国,拍章家瑞导演的《红河》。成龙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静初。他问,有没有搞错啊你,你在这里拍一个这么大的片子,你回去拍一部投资700多万的电影?《红河》女主阿桃是个智障人士,她以前从来没有演过这种角色,她想尝试一下。成龙笑了笑说:“是啊,你还真是个小傻子。”

拍《红河》的这段日子里,张静初又和章家瑞传出了绯闻。有一场戏,张家辉骑着小三轮,载着张静初。山坡路特别陡,经过悬崖边,车抖着抖着,突然翻了。幸运的是,车被一块巨大的礁石卡住,两人才不至于掉进悬崖。章家瑞害怕得心里直打鼓,他想完了完了,真出了什么事,我得养张静初一辈子。采访时,被问到和张静初的绯闻,章家瑞开玩笑说,我又不是张艺谋,没办法像他那样爱上合作的女演员。张静初也坚决否认和章家瑞的感情。只不过回应不久后,两人就被狗仔拍到一起逛家居,购买家具。逛了两个小时后,章家瑞去了张静初的家里。《红河》这部片子的票房并不理想,仅收获了100万的票房。电影拍完了两年,可作为导演和编剧的章家瑞连一分钱的稿费都没拿到。票房奇差的章家瑞计划拍一部大片,女主定了张静初。他好不容易拉到了投资人,可投资方却点名要张静初陪酒。张静初坚决不去,投资商拿不到自己想要的,干脆撤掉了三千万的投资。这也导致章家瑞的大片计划流产。同年,张静初另一部电影《门徒》也上映了。她在片中饰演吸毒妈妈阿芬,阿芬死的那场戏成了许多观众的心理阴影。阿芬吸毒过量而死,死在了出租房的沙发上。她张大嘴巴,身上爬满了老鼠。

拍这场戏时,剧组里一半的工作人员都请假了。尔冬升导演问她要不要请替身还是用特效来拍,张静初拒绝了。后来采访时,提到老鼠戏,张静初还说老鼠们好惨。身上爬着的8只老鼠是从实验室抓来的小白鼠,它们身上涂满了咖啡色的颜料。小白鼠不习惯颜料,疯狂舔自己。地上的老鼠则是地沟里抓来的,张静初不怕老鼠,她只怕老鼠会钻进她张大的嘴里。提到老鼠时,张静初眼睛亮亮的。女主持说这么可怕的事情,你怎么把它讲成了一个笑话。接下《门徒》后,张静初第一件事便是去戒毒所观察吸毒人员的现状。她发现很多人吸毒是因为不知道毒品的危害,才走上不归路。为了让人们清醒意识到毒品的危害,她觉得老鼠戏非拍不可,她想用自己凄凉的死状来警醒世人。同时,《门徒》也让尔冬升意识到,张静初是个为了拍戏能连命都不要的狠角色。电影中,为了向阿力表明戒毒的决心,阿芬用叉子扎向自己的手心。其实这场戏张静初不一定非要扎自己的手,因为镜头是看不出她手上扎出的伤痕的。尔冬升劝她不要这样虐待自己,聪明一点。但张静初说,我不扎自己,我感受不到那种钻心的痛。戏里,阿芬毒瘾发作,为了她的孩子,也为了让阿力相信自己真的能戒毒。阿芬扬起手臂,将叉子狠狠的插进手心里。

2009年,张静初进了冯小刚的剧组,与冯小刚的老婆徐帆合作,拍摄《唐山大地震》。第一次看剧本时,张静初刚好出差回家,她从凌晨3点一口气看到早上5点半。张静初坐在床上疯狂流泪。这是张静初第一次遇到让自己这么崩溃的剧本。拍摄地点在汶川,有时拍着拍着,一名群众演员会指着地下说,我们一家人都埋在地下呢,我们家就剩我一个人了。张静初看向他手指向的地方,眼泪止不住的流。《唐山大地震》是第一部张静初无法从角色里走出来的电影。戏中,徐帆饰演张静初的妈妈。戏外,张静初却和“妈妈”的丈夫冯小刚传出绯闻。八卦杂志还给张静初取了“导演狙击手”、“女版陈冠希”的外号。还有传闻说徐帆被激怒,她发动了导演的太太们一起封杀张静初

这一回,张静初没有回应任何传闻,她转身去了纽约留学。八年后,参加蔡康永和小S的访谈节目时,她曾回应过被导演太太团封杀的传闻。她直言要被气死了,并且还笃定自己绝对不会跟圈内人谈恋爱。“当流言追不上你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地摆脱它们。”2013年,留学归来的张静初首度担任制片人的电影《脱轨时代》上映。电影由陆川监制,时逢陆川与相恋五年的女友秦岚分手,张静初再次陷入小三风波。张静初向媒体发誓,这是莫须有的罪名,如果有半点真实的话,我就天打雷劈。当事人秦岚也站出来回应:信任陆川,信任静初。但没有人相信张静初的话,他们都认为张静初就是插足秦岚和陆川的小三。这一年冬天,张静初于微博上分享,自己在成都三岔湖放生了47万只泥鳅。很多网友指出,张静初的做法会破坏湖内的生态平衡。看似放生,实则杀生。张静初删除这条微博。并向网友们解释和道歉,自己不够聪明,才会引起大家的误解。2014年,张静初在密林里拍戏。两只松鼠宝宝从树上摔了下来,张静初迅速把松鼠宝宝捞起来,她把小松鼠放在手心里,怜惜地看着它们。

同年,黄海波在北京拍摄《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女主角为张静初。可黄海波却因涉嫌嫖娼被行政拘留15日。张静初得知后,发了条朋友圈:“他的性格简单直接,遇事喜怒形于色,常常口无遮拦,这种性格成就一名珍贵的好演员,同时也无意间得罪和伤害了不少人,现在海波要面对着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可是暗透了才可以看见星光,相信他会从这次经历中成长,成为一个更成熟和完善的男子汉”。

2019年,张静初拍了一部投资1亿的灾难片《冰峰暴》。这部电影是余非导演的处女作,可最终只收获了1276万的票房和豆瓣4.3的评分。但张静初却并不难过。当余非拿着自己画的两千多个分镜来找她时,张静初便下定决心要陪这个新人导演搏一搏了。起码这是导演特别真诚的电影梦。近七年来,张静初拍了许多不合格的作品。张静初很明白自己拍的作品不尽如人意,可是拍一部烂片就像是上了一艘有个大洞的船。你上去就知道那个船要沉,你拼命把水往外舀,就是希望它能够尽量不要沉。出演《素食行者》后,张静初从2021年被人骂到了2022年,每天都有无数人到张静初的微博底下嘲讽她,植物也是有生命的,你怎么能吃植物?

张静初从小和外婆的感情最好,外婆去世时,她没能看外婆最后一眼,她在剧组里哭得脸都肿了。她以为自己回去给外婆上坟,一定会嚎啕大哭。可真正到外婆坟前时,她平静地烧完纸钱,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她总感觉,那几块砖头堆砌的坟头不是外婆。直到上车后,她才反应过来,以后再也联系不上外婆了。她站在楼下喊几次“阿嬷”,都不再有人回应她了。随着发动机的嗡嗡作响,张静初大哭了一场。张静初第一部电影《孔雀》,有一场戏,剧本里写的是把裤子和内裤都脱掉。顾长卫准许她留一条内裤,于是拍戏前,张静初一直在试各种颜色的裤衩。白的、粉的试了个遍。可到了拍摄时,张静初觉得怎么拍也不对劲,把内裤一起脱掉可能效果会好很多。

电影中,姐姐想要当飞行员,一直暗恋姐姐的果子把她的蓝色降落伞给顺走了。小树林里,姐姐问你要怎样才能把降落伞还给我。高姐姐一个头的果子弯下腰来,凑近她。他朝姐姐上下打量了一番,语气挑逗:“你说呢?”张静初没有犹豫,她缓缓解开裤腰带,把裤子脱下。她光着屁股、捂着下体,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果子。

0 评论: 2 阅读:291
评论列表
  • 2022-01-13 22:47

    要不是张然,不然都记不起她了。

  • 2022-01-13 15:10

    她肉吃饱了,不许我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