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磊发文说前婆婆不是,惨遭两位舅舅打脸,许敏却没做回应

圈内趣事 2021-08-17 23:01:31

悦悦霸气护奶奶,许敏被其孙女怒怼“巨婴”是否会脸红?

近日,“消失”许久的熊磊再度回归,一来就是多篇长文奉上。要说这些长文中都写了些什么?自然还是换汤不换药的指责许敏。只不过这次稍微有些不同,因为这次是从指责许敏的不是,升级到了指责许敏一家人的地步。要说熊磊的这份指责也是慷锵有力,煞有其事。如果不是一直关注“错换”,估计都要为熊磊他们喊冤叫屈了。

因为在熊磊的长篇大论当中,提及了很多事,但总得来说就是三个事情,而这三个事情中的主人公,就是北海舅舅,开封舅舅和许敏。至于熊磊是如何指责这三人的呢?这就很有意思了,就拿北海舅舅来说,熊磊说对方你看到了姚策的不好,其他的是一点也没看到,换言之就是北海舅舅随意污蔑姚策。

而被指责的北海舅舅估计也是气得不轻,直接将姚策来北海工作时,带着助力过来,即使月收入开到了一万也入不敷出的窘境给说了出来。最主要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熊磊还有心情出去玩,而本就月月赤字的姚策,不仅要还信用卡,还要给熊磊打款,也许是感觉压力过大,所以曾一度借酒消愁。

至于熊磊说的开封舅舅介钱的事情,那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这钱明明就是许敏借来给姚策看病的,但由于那是开封舅舅也遇到了困难,所以才找对方拿了一些,也就是说,这钱本就是开封舅舅的,他也只是无奈之下,让姚策他们先归还一部分,这在大家看来,也算是情有可原,怎么到了熊磊那里,就成了开封舅舅借钱呢?

要说前两件事已经让人大开眼界,那么,熊磊指责许敏只买一包尿不湿的事情,就真不知该如何形容了,吃着别人给做的饭,住着别人购买装修的房子,过着需要许敏“救济”的日子,怎么就能说出对方只买过一个尿不湿呢?但回想起熊磊曾经说过的“找不到许敏任何的好”,对于一包尿不湿也不是不能理解。

就是不知在她看到悦悦霸气护奶奶,指责舅舅多大个人了,还总让父母帮忙时,不知会作何感想?虽说悦悦的这些话,是说舅舅的,但熊磊的做法又和悦悦口中的“舅舅”,有什么区别呢!指责别人之余,不妨好好想一想,自己都做了什么?为何会与孩子口中的“巨婴”如此的相似?

6 评论: 3 阅读:358
评论列表
  • 2021-08-21 10:16

    郭厕出生资料签字的是郭仁宽,不是郭惜肝,是为了掩盖偷换真相。郭仁宽签字之后就失踪了,是杜巫婆郭惜肝杀人灭口了。郭厕还没死,作为杜巫婆的一干亲属,都龟缩的远远的,怕郭厕借钱治病,更怕郭厕要它们作肝匹配。郭厕一死就跳出来,不辞辛苦为杜巫婆作伥,不就是希望肝癌晚期的杜巫婆快点死,好瓜分杜巫婆的七套房产。最后累死了也没用,杜巫婆不会给一块砖的!

  • 2021-08-21 10:07

    杜巫婆一家四口,真滑稽。一个是奶奶,一个是二伯,一个是媳妇又是弟媳,一个是孙子又是侄儿。郭惜肝父亲死于肝癌,郭惜肝的兄弟都死于肝癌,郭厕死于肝癌。杜巫婆有肝癌,杜巫婆的兄弟姐妹没有肝癌。许敏带着郭厕找来了,杜巫婆、郭惜肝表示不能割肝救郭厕。兰考县网民揭秘,郭厕和郭惜肝是兄弟。杜巫婆和公公爬灰,传染了乙肝大三阳,生下了郭厕。郭惜肝和杜巫婆第一时间,拒绝割肝救郭厕,因为郭惜肝和郭厕,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姚威是郭惜肝的养子,是郭厕的侄儿,杜巫婆让姚威捧郭厕的遗像,也就不难理解了。

  • 2021-08-21 08:20

    三石一家啃老还有脸说三道四的,怎么不给下一代留点脸?不为儿子着想一下?这样的人生孩子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