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尊国民女神,靠才情拿下陈凯歌,为何却赢不了初出茅庐的陈红?

只要手牵着手 2020-09-13 21:31:51

被尊国民女神,靠才情拿下陈凯歌,为何却赢不了初出茅庐的陈红

1999年,赵本山在春晚舞台上扮演小品,里面有这么一句台词:“倪萍是我的梦中情人。”

这话可不仅仅是恭维,在那个年代,倪萍可是妥妥的国民女神,无数国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可多年后,她录制访谈节目却这样坦言:如果有下辈子,既不要爹娘,不要孩子,也不要家庭。

时间倒退三十年,彼时的她绝不会这么想。

这一切,还要从她的人生说起。

1959年,倪萍出生在山东荣成,她有一个哥哥,可惜母亲重男轻女。

多年后证明,这种经历对她的人生有深刻的影响。

1982年,倪萍从山东艺术学院毕业,早在上学时,她就拍戏,还被评为小百花奖影后,在1987年的电视剧《中国姑娘》中,她更是饰演的是“一号主攻手”。

她学历不高,好在时势造人,条件又好,31岁那年,她被调到中央台主持《综艺大观》。

人生从此大不同。

刚到中央台时,她还土里土气的,而正是接地气,让她很快被观众喜欢。

综艺大观》的制片人朱海这样说:“当时在很多观众心中,《综艺大观》就是倪萍倪萍就是《综艺大观》。”

一待就是五年,之后又成了春晚的主持人。

这一主持,又是13年。

倪萍的美大气流畅,端庄典雅,有美貌,有观众缘,90年代的她在主持界的地位,是难以撼动的,蝉联了三届金话筒奖,拿奖拿到手软。

可事业的辉煌却拯救不了情场的失意。

“周围的人都以为我身前身后热热闹闹,只有我知道人前的‘宴席’散后,我的心是怎样的杯盘狼藉。”

初到北京,倪萍恋上了小品演员郭达,可郭达的父母不喜欢她,两人无疾而终。

彼时青年才俊陈凯歌刚和洪晃离婚,一个光芒万丈,一个才华横溢,才子佳人,顺理成章走到一起,倪萍即使红颜知己,也是贤内助。

《霸王别姬》这部电影“封神”的过程,陪在他身边的,正是倪萍

按道理说,美人在傍,事业有成,人生多么圆满。

彼时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两人只差到民政局领张证,包括倪萍本人。

拍电影的时候,陈凯歌的父亲去世,倪萍还是以家人的身份在打点后事,陈家人都认了这位准媳妇。

倪萍却迟迟等不到梦寐以求的婚书,就这样拖着拖着,1996年,倪萍等来了一句分手。

彼时陈红是一位初出茅庐的新人,最大的名号就是琼瑶阿姨说的“大陆第一美人。”

后来倪萍出了一本自传,叫《日子》,在书里,她就暗指当年男方一直不愿意结婚。

她这么写道:“倘若现在有人问我,那样的日子给你最深的感受是什么?我会说没有一点尊严。倘若有人问我一千遍,我会一千零一遍地告诉他没有一点尊严。”

离开陈凯歌陈红成了陈夫人,倪萍也火速和摄影记者王文澜结婚,很快便生下儿子虎子。

彼时倪萍已近四十岁,为人母的喜悦是难以言喻的,可老天爷又给她开了一个玩笑。

虎子被查出带有先天的眼疾,可能会失明,甚至危及生命。

倪萍开始以泪洗面,彼时春晚导演找到她,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站上舞台,面带微笑祝观众新年好。

主持完1999年的春晚,她便停止主持,带着儿子到处寻医问药,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那几年,倪萍往返美国几十次,为了治病,那时候只要有戏找她,有时间去,她就接下来。

在儿子的病让她焦头烂额的同时,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婚姻再次破裂。

没有人能想象,那治病的十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熬到最后,她也不是往昔舞台上风华绝代的主持人了。

好在她儿子最后脱离了危险,也算有所回报。

这世界上也没有奇迹,有的只是不肯放弃。

一番折腾,她双鬓斑白,容颜不再,十几年的奔波和劳累,消耗了她所有的心血。

显而易见,在感情上,倪萍总是付出者的角色。

或许是因为从小没有得到平等的爱,她总是把自己放在卑微的一方,造成了内心消极的一面,可她又是极传统的。

赵忠祥这样评价她:“很有传统的孝道的女孩子”。

母亲虽然偏向哥哥,但却一直跟着倪萍生活,理由是不给儿子增添负担。

缺失母爱,情路坎坷,儿子生病,这都是她人生的坎。

好在后来,她回归了正常生活,也找到了心灵寄托,开始写作,画画,著名的画家范曾评价道:“倪萍的画是活的。”

2011年,她的国画《韵》和《仙境》拍出了118万元和150万元的高价,写作方面,2010年,她的《姥姥语录》获得了冰心散文奖。

彼时倪萍还笑着调侃:“我的画值不了这么多钱。”

她的人生,就像她在《姥姥语录》中写的:“能人越砸越结实,不能的人一下子就被砸到了。”

0 评论: 0 阅读: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