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春晚导演黄一鹤:开创春晚40年辉煌,85年春晚让他直言不想活

十二风华鉴 2021-06-07 19:11:54

黄一鹤

春晚有如今的成功,作为首届春晚的筹备导演,黄一鹤的贡献功不可没,这同时也让他在全国声名大噪。

但即使是谨慎如他,还是在85年春晚结束后直言“不想活”,究竟发生了什么令人难以承受的意外让他如此消沉?

深入了解黄一鹤和前三届春晚后也许就能找到答案。

黄一鹤是在转业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后,就开始了他的编导工作生涯。

在首次被委派为导演筹备春节联欢晚会时,他一方面觉得十分开心,一方面又觉得压力随之而来。

春晚是为了庆祝新年举行的晚会,这一点便决定了晚会的氛围必须是欢乐的、喜气的。

1983年首届春晚

为了达到这一效果,黄一鹤想出了很多在当时来说十分新奇先进的想法:

1.不再采用以往录播的节目播出形式,而是直播,从而让全国观众拥有沉浸式的观看体验。

这一播出方式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免不了会受到别人的质疑,会有人喜欢吗?

万一直播时出现意外怎么办?这都是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

黄一鹤顶住了这些压力,没有改变就不会有进步,他还是选择坚持自己的选择。

幸而结果也皆大欢喜,观众很喜欢实时观看晚会的这一创新形式。

2.晚会请来了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

既然春晚是面向全国观众的晚会,那就需要各行各业的观众都要被顾及到。

黄一鹤请来了文艺界的名人,比如李谷一、斯琴高娃、袁世海、严顺开;

还请来了得奖电影《小花》、《骆驼祥子》中的知名演员;

武术行业请来了全国冠军王建军;

体育行业请来了闻名全国的女排;

为了让主持节目的四个主持人盛大开场,还计划请了侯宝林。

当然邀请这么多名人同时参加晚会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

就比如李谷一,姜昆收到任务去邀请她参演春晚,但当时她工作的中央乐团并没有批准。

为了得偿所愿,黄一鹤连同春晚筹备组和李谷一的上级进行了两天的沟通交流,最后经过多方面的协作,才如愿请到李谷一老师。

1983年春晚,赵忠祥致开幕词

3.是在晚会进行时与观众进行电话互动。

当时可能是受设施设备的限制,央视只能供应四部电话用于电话互动环节,但是此环节一经开放还是接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

由于太受欢迎,来电太多,电话线路又太少,工作人员十分担心线路因自燃导致失火。

为了防止发生这种意外,工作人员甚至配备了灭火器,就严防死守在电话旁。

因为黄一鹤设置的电话互动环节,还推动着《乡恋》这首歌被解禁了。

首届春晚时期,有许多观众打电话要求播放《乡恋》,但当时这首歌有不小的争议,是不允许在电视上播放的。

但是越来越多的观众点这首歌,迫于压力,黄一鹤只能向领导请示。

领导也十分头疼,但当看到那足足五盘的点播条时,领导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播!

在当时还没出现手机,只有公用电话,观众排了长长的队只是为了给春晚晚会打个互动电话,这又是一个怎样疯狂的局面!

首届春晚结束后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时大家都沉浸在欢乐中,便相约一同出去吃夜宵,中途黄一鹤却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原来是马季老师不见了。

黄一鹤赶紧跑出去找,最终在后台找到他,他当时正在专注地说相声。

原来马季是接到了一位首钢工人的电话,这位工人十分想听马季的相声,但当时他正在工作岗位上,十分遗憾没有听到,马季就给这位工人开了个相声“专场”。

其实这样的小故事还有许多,就比如黄一鹤就曾经在为春晚彩排忙得焦头烂额时,突然就接到他的女儿患病的来电,还不是什么小病,需要马上做手术切除肿瘤,并且还不排除是恶性肿瘤的可能性。

这可是着急的大事,可即便如此,黄一鹤还是仅仅请假一小时,没有进去女儿的病房,只是向医生询问了具体的情况,随后便又回到了他的工作岗位。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手术十分成功,肿瘤也不是恶性的,没有生命危险。

从上面的小故事中可以看出,黄一鹤为了春晚耗费了多少心血,又做出了多少牺牲。

但好在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首届春晚广受好评,黄一鹤也变得家喻户晓,这些成功促使这第二届春晚的导演还是非他莫属。

首届春晚许多创新措施的成功,让黄一鹤得到了鼓励,他想要继续寻求突破的可能性。

黄一鹤找来了乔羽,他想要乔羽为春晚写一首歌,这首歌旨在表达阖家团圆、举国欢庆、亲情的互相羁绊以及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这也是春晚想要对全国人民传达的氛围。

依托着这些要求,最终《难忘今宵》横空出世,由李谷一演唱,成为了一首口口相传的金曲。

第二届春晚的突破还表现在首次请港台演员登上春晚

黄一鹤是在一辆中巴车上听到一首歌,歌词里有象征祖国的长江黄河,他十分感兴趣,向司机打听后才知道这首歌是由张明敏演唱的。

黄一鹤还专门买来了这首歌的磁带,反反复复聆听,他越来越确定这首歌十分适合在春晚上表演。

但张明敏是谁?黄一鹤完全没有头绪,他只是在偶然的巧合中听到了张明敏的歌,至于其他的,不甚了解。

当时香港尚未回归,黄一鹤没有张明敏的直接联系方式,没法找到本人。

黄一鹤实属无奈,只能拜托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的工作人员帮忙找寻,最终几经辗转联系,终于确定了合作。

张明敏《我的中国心》

这一行为在当时是被上级极力反对的,黄一鹤甚至和领导爆发了不小的冲突,上级领导甚至对他放了狠话:你要是执意坚持这个决定,这个导演你还是别干了。

领导其实也有自己的顾虑,当时不像现在,彼此都不太了解,也担心港台艺人发表不当言论。

在一众工作人员的注视下,黄一鹤坚持己见,十分明确的表示,创新是不能够停止的,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就辞去导演吧。

幸好,最后黄一鹤的创新还是通过了,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也得到了十分积极的反响,十分受观众的喜爱。

在这一届还有一个春晚节目《吃面条》,这个节目是春晚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小品。

朱时茂、陈佩斯表演《吃面条》

但这个节目的演出历程也是一波三折的。

朱时茂和陈佩斯当时是没有什么信心的,因为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表演过,没有经验,没有标准,不知道是好是坏,甚至连能不能表演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的。

两个人觉得大家都在为春晚奔波劳碌,但他们好像并没有做什么,觉得十分难为情也十分的慌乱,每次都是黄一鹤的循循劝导才让两人心里安稳下来。

但是,随着日子越来越临近除夕,朱时茂和陈佩斯又开始不安起来,两人更是在晚会开幕前消失了!

这可把黄一鹤吓坏了,最后他在演播大厅找到了他们,原来他们是躲在了一个幕布后面,两人都在因为并不确定节目能否表演而心情沮丧。

对于两人的反应,黄一鹤十分感慨,甚至一度忍不住呜咽。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这么大一个晚会,这么多工作人员共同努力筹备,又是全国人民观看,若想要做出一些不符合常规的事情,可能就要承受很大的压力甚至是后果。

其实不止他们两人没什么自信,黄一鹤也是坐立不安的。

但他还是眼含热泪劝导他们,这节目可以上,他作为晚会的导演会负起责任,他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上!

鼓舞人心时,黄一鹤还不忘叮嘱他们,在演出过程中一定要根据通过审查的本质表演,不要做多余的表演来。

最终在主持人的报幕中,小品《吃面条》的表演拉开了序幕,最终也收获了满满的掌声。

黄一鹤为了使春晚的表演更加丰富,曾经采取过许多在当时来说意想不到的措施,其中之一便是请生理专家和心理专家进行研究。

至于研究什么?在当时很多人看来都十分匪夷所思,竟然是研究“笑点”!

黄一鹤请这些专家观察观众在什么时候会笑、每次会持续笑多长时间、又是在笑多久后会怠倦。

然后再根据这些研究结果来准备演出节目,让观众有更好的观看体验。

一系列的创意创新都获得了积极的反馈,这让黄一鹤功成名就。

或许是因为不想辜负这一盛名,也或许是想要再次尝试打破常规,在1985年的春晚上,他再次兵行险招,演出场地从演播室挪到了工人体育馆。

但这一举措的失误打得他措手不及,一度让他面临深渊。

这次春晚晚会的意外体现在很多方面。

其一,设施设备准备不充足,光影技术不过关,没有对讲机,再加上没有足够的经验。

当时春晚的现状是这样的:画面昏暗,声音高低起伏,现场观众的声音根本就收录不到。

这些问题在晚会一开始就展现出来,黄一鹤虽然反应及时开始指挥调度,试图挽回局面,但在话筒的那头,根本就没有谁向他做出及时的回应。

现场意外频发,没有工作人员及时听从调度,黄一鹤已然绝望。

其二,工人体育馆场地空旷,当时又是在冬天,天气十分寒冷,所以场馆气温非常低。

其中有些节目为了表演需要,不得不穿特定的服装。

比如演员陈佩斯,根据小品情节发展,他需要赤裸上身,而且为了渲染流汗的效果需要往身上浇水。

零下十几度的温度,陈佩斯还是坚持着表演完节目,但最终身体还是承受不了,刚刚下台就去了医院。

其三,当年春晚时,演员陈冲的一句“你们中国人”令许多人感到不适,这句话十分的不合时宜。

这届春晚在当晚刚过零点时,便接到了来自大街小巷观众的投诉,一直到晚会结束,谴责和批评仍是不间断,甚至是越来越多,一度有发酵的趋势,甚至这次春晚被评价为“杂乱无序、没有章法”。

过多的投诉以及来自媒体的批判造成了十分不好的影响。

舆论的压力是不容小觑的,在这种压力下,CCTV不得不在1985年3月2日的《新闻联播》中道歉并表示:“诚恳接受大家的批评。”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结束,为了避免日后再度出现类似情形,有关部门先后派出4个工作组,进入央视检查晚会质量等问题。

广电部先后召开党组会议十余次,分析晚会失误的原因。

而首当其冲的黄一鹤,则“思过达半年之久”。

这次事件造成的严重后果是黄一鹤在最初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瞬间积压在身上任谁都是无法承受的。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黄一鹤也曾直言“不想活”。

从他的表达中可以看出,他是十分自责和悔恨的,但正如他以前进行的革新一样,这次的革新也是他的一种探索。

只不过之前成功了,这次失败了。

至于失败的原因,想来黄一鹤也已经复盘思考过无数次,可能是由于技术经验的限制,也可能是由于准备不充足。

后来,黄一鹤还是被任命为导演筹备了几届春晚,他也不负众望,再次受到观众的喜爱。

也许正是那次的低谷让他汲取经验教训,避免了再次发生类似的失误。

0 评论: 0 阅读: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