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也配吹高级感了?

百旺茉莉 2021-09-11 20:58:39

她一个人坐在老弄堂门口,夕阳昏沉沉地晒着她昏沉沉的脸,昏沉沉的眉眼,昏沉沉的米花开衫……一切都昏沉沉的。

这是个不开心的傍晚。

身后露出半幅对联,喜庆的大红色底上写着“喜居宝地千年旺”,这时候看,倒和她一样泛黄发旧了。

半卷不卷的头发耷拉到肩上,没精打采的,好像该重新烫了。

这是一个中年女人在想她的女儿。

巷子里有孩子追逐打闹,边跑边喊妈妈。

她的眼睛和脑袋第一次转动,随着孩子转动,目送她笑着扑进一个年轻女人的怀里。

没有一句台词,没有一滴眼泪,但满眼都是落寞。

真没想到,以上这幕竟然出自一部国产剧

国产剧演悲伤,不应该是演员或者配音演员扯开嗓子喊大段大段诉苦台词,或者捶胸顿足、鸡飞狗跳、仰天痛哭?

总有读者问我电影感和电视剧感的区别到底是什么,正好借这部新剧《婆婆的镯子》来说说。

对我们普通观众来说,最直观的区别,大概是电视剧靠台词推动剧情。电影则是用画面,用动作细节,让你去感受、去联想。

国产剧里敢这么搞的,印象中很少很少。

上面那段戏,竟然还用了王家卫电影的拿手好技——抽帧。

中年女人又听到有人喊妈妈,于是抬头,镜头片刻卡顿。

一个女孩冲她笑又喊了声妈,镜头再次卡顿,都是明显的王家卫式抽帧。

这个技术,简而言之,就是把演员连续动作里的其中几帧抽掉,让画面呈现卡顿、迷离的效果。

来看看《重庆森林》的开场。

林青霞游走在重庆大厦,很明显,这是个印度人聚集区,异族男人重重包围着她。

镜头随着林青霞的脚步游走,抽帧技术穿插其中,节奏忽快忽停,让整个氛围扑朔迷离。

一个穿oversized大衣,戴金色假发和大墨镜的高个女人,在人群中,显得尖锐又孤独。

这就是电影感。

现在观看设备不断升级,电视剧拍出电影感,在全世界都是大势所趋。

不过我们国产剧跟别人都不一样,自己发展出一种热搜剧。

几十集电视剧,要切碎了放到社交平台上片段式传播,所以最重要的是输出金句和五官乱飞式表演。以求在最短时间内刺激观众的感官,和电影感南辕北辙。

偶然看到《婆婆的镯子》,竟然有人在这种大环境下,把拍电影,甚至是艺术电影的手法,安在了婆媳剧里,当然非常意外。

另一组抽帧于是我找到这部剧的导演李昂,跟他聊了聊,怎么敢去拍一部这么不像国产剧国产剧呢?

李昂分享了一个细节,老牌电影咖邬君梅拍完那段独坐弄堂口的镜头,走过来跟他说,这些年拍了那么多家庭剧,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在拍电影

李昂在片场也像拍电影一样,不完全照剧本设计镜头,也就是不被台词牵着走。而是根据人物的生活细节或者特定情绪,临场发挥。

邬君梅跟他说,这种拍法已经接近她以前在好莱坞剧组的工作方式了。

这个项目找到李昂的时候,制片方已经确定要颠覆以前的电视剧制作模式,要拍出电影质感。

当时剧本还没成型,李昂根据上海背景和家庭关系这两大关键词,选定了两个天花板去致敬——李安和王家卫。

王家卫的花哨技巧,抽帧啦,绚丽大色块啦什么的,最适合上海风情。

李安则是暗流涌动。他拍家庭关系,不管多激烈的情感冲突,都没有歇斯底里。

戏中人照常做饭、吃菜、上班、开会。你却好像已经跟着他们走过了四季,从里到外被扒了层皮似的。

《婆婆的镯子》这回连画幅比都直接用了宽银幕电影的格式(我个人感觉手机看不太出来,最好换成电视机或者平板)。

这种比例把人和人的位置关系拉长了,不用像一般电视剧那样频繁切镜头,一个空间可以同时容纳下更多的人。

所以群戏更热闹,也更连贯。

第一集,女儿和妈妈为了收多少彩礼大吵了一架。

一家四口同时出现在一张画面里,站位明显精心安排过,从性格到家庭地位,就通过这一副画面,全交代明白了。

妈妈咄咄逼人,女儿机敏泼辣,爸爸垂头不敢发言,儿子在中间乱搅和。

可能需要一点点门槛才能看懂这些画面传递的信息。

对我们普通观众来说,可以马上看出和一般国产剧不一样的地方,还是“打破第四面墙”。

邬君梅和蓝盈莹演的这对婆媳,经常对着对着戏,突然看向镜头,把心里的小九九说给观众听。

电视剧用这种拍法,并不新鲜了。

《伦敦生活》的女主每次对着镜头说话,或者分享她的搞男人心得,或者剖白不能见人的阴暗面,都好像是在跟我面对面倾诉她心底的秘密和悲伤。

直到第二季结尾,送别她的爱人,坐在已经停运的车站,一个人哭,再一个人笑,背起包包起身离开。

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看镜头……不是,是看看我,摇了摇头。

虽然没有一句台词,但我好像听到了好多好多。其中一句是:不用跟来,以后的路,我可以一个人走了。

这一段,我也就看了百八十次吧。

到了《婆婆的镯子》里,婆婆和儿媳前期面和心不和。表面亲亲热热,还是正常吃饭交谈买衣服,其实一肚子不满意。

她们互相不说出来,都面对镜头告诉我们了。

导演李昂说,这种安排看似夸张,其实反而更现实:

“如果是传统的对白或者画外音的方式交代,可能演员要通过更夸张的表演去传达,而我认为那样反而是脱离现实的。”

李昂把这种风格称为“魔幻色彩的现实主义”。

这种拍法几乎是要重新改变电视剧观众的看剧习惯了。尤其是婆媳剧,国产剧里最传统的题材类型,它的受众,能理解这些吗?

李昂说,其实他开始也挺担心的。前期拍的时候就提着一颗心,怕对观众来说太超前,也怕技术没法实现他的想法。

直到第一次粗剪,给画面配上了音乐,才把心放回原位。戏中那些只能意会的东西,都通过视听语言传达出来了。

通常电影导演会大量拍人物的细节,生活或者事件的过程。电视剧没那么精细,就按剧本情节走。

这回李昂也按照电影导演的标准,拍了大量生活细节,最后拿到的素材比电视剧需要的多了一倍多。

只能压缩删掉,他说这是前期预估不足,导致的一点小遗憾。

后期剪辑也完全按照电影逻辑来。抛掉剧本,按照画面素材本身来重新创作。插进了红底字卡,闪回,或者当时按下不表等等。

每集一个小主题,时长70分钟,其实基本就是一部轻量级电影了。

说了这么多所谓“电影拍法”,也许对习惯了国产剧的观众来说,还是太超前。

李昂自己都说了,看到有网友评论get不到,不喜欢,但他以后还是想继续这样拍。

我倒觉得《婆婆的镯子》虽然不一定完美,但至少给了我这种不爱看碎片剧的人一种新的选择。

国产剧也有能沉浸式观看的品类了。

能像欣赏一部电影一样去追的剧,未必很快会成为国产剧的主流,但至少有人在做,就是一点微小的进步了。

0 评论: 0 阅读: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