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抖音里,我们一起失去音乐

花儿街参考 2021-03-30 15:07:11

作者 | 王更生

编辑 | 林   默

1

在浙江卫视音乐综艺《天赐的声音》舞台上,歌手金池说自己的一首歌火了。

这首叫《谁不是》的歌是在抖音上火的,获得了一个多亿的话题量。

作为既得利益者,金池说,这首歌的火让她自己都觉得,“对音乐市场的审美开始有点儿困惑”。

同在节目上的胡海泉安慰她,“大家都有这样的困惑。”

在近几年最火爆的原创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上,大张伟曾说过“现代人不给音乐机会”。

一段音乐的情绪是否适合视频化,一首歌的高潮是否简单直接,成为这首歌传唱度的决定要素。

毕竟在短视频的时代,每个人给一首歌的时间只有15秒。

在网易云音乐的2020年度音乐榜单上,抖音神曲占据了半壁江山。

年度新上架热度最高单曲TOP10,有阿冗的《与我无关》、井胧的《丢了你》、一支榴莲的《海底》,播放量都超过了10亿。

QQ音乐国语流行2020榜单上,排名第一的是任然的《飞鸟和蝉》,这首歌还是酷狗音乐TOP500第1名,由你音乐榜冠军。同样来自2020抖音热门歌曲。

然而与抖音热歌的数据火爆相比,音乐市场却显得有些冷清。

第33届金鸡奖出现了历史上第一个“最佳音乐奖”的空缺。

如今各大音乐排行榜,一半是抖音神曲,一半是饭圈给爱豆打榜的成绩单。

《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有37%的音乐人有直播行为,在这一群体中,62%的音乐人获得过直播收入,有28%的音乐人年收益在1万元以上, 8%的音乐人通过直播获得的年收益在1万元-10万元,3%的音乐人进行直播获得的年收益在11万元以上。

2

当MCN公司为抖音精准生产网红,音乐公司也开始专注为抖音打造神曲

抖音的爆红歌曲,几乎都是小制作、高传唱,重在写出几句上头的旋律,在15秒内俘获人心。

音乐人范筒总结了抖音热门歌曲的套路:都是在人耳觉得舒服又没有意外的框架下所写的旋律。

他把和声进行分成了卡农组、6415、4536三组。

发现抖音2019年前十名的歌曲,《你笑起来真好看》、《有可能的夜晚》、《爱你三千遍》都属于卡农组;

《你的答案》、《芒种》、《我愿意平凡的陪在你身旁》属于6415组;

《绿色》、《野狼disco》、《心如止水》、《把孤独当晚餐》属于4536组。

而2020年抖音热门歌曲前五首,有三首都是卡农组,两首4536组。大热的《少年》和《微微》都是卡农组。

抖音的热门歌曲大多都采用了这三种和声,而这三种都是大众最接受的和声套路。

抖音神曲的问题不是套路化。

五月天是卡农进行时的大师,用卡农进行曲的和声写出了《知足》、《温柔》、《干杯》。但是五月天在编曲上花了不少心思,于是在套路化与好听的音乐间,找到了一种平衡。

周杰伦会在传统的和声套路上编出新意。

陈奕迅的创作团队业界顶级,“优秀的音乐人会自觉地在套路上追求陌生化。”

音乐的套路是人类的耳朵熟悉的安全感,在此前的流行音乐创作,大家还都是在意创作上的独特性,和作为音乐人的基本脸面的。

抖音神曲,对和声套路使用之密集,已经足以激发密集恐惧症的一个新的分支。

纵观抖音上的热门歌曲,似乎在比谁更套路。套路用得深,不怕不能火。

在这样的生产模式下,音乐公司当然也不会花很多时间挖掘和培养真正的音乐人,毕竟每一种歌曲,只要套路用得好,谁来演唱都能火。

3

抖音诞生之前,江湖上也时不时会出现一首神曲

2001年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2005年胡杨林的《香水有毒》,2005年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2011年王麟的《伤不起》,一直到2014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

据说在彩铃业务上分到了最可观的钱的,是2004年庞龙的《两只蝴蝶》。

在《两只蝴蝶》爆火后,庞龙最着力干的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整一个“正经音乐人”的身份。

2006年,庞龙开始在自己的母校——沈阳音乐学院,出任庞龙专家班终身教授。

在“沈阳音乐学院庞龙专家班”首届本科生的毕业典礼上,庞龙携全体师生一起发布《庞龙专家班创作演唱作品》系列专辑。

这套专辑在当年引起的传播效果,可谓爆炸性。很多网友质疑,庞龙在《两只蝴蝶》中体现出的音乐水平,是怎么当上终身教授的。更有人为杨臣刚鸣不平,认为创作了《老鼠爱大米》的他,应该当音乐学院校长。

即使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庞龙都没有放弃向名门正派靠拢的努力。

2015年,庞龙开始在浙江音乐学院担任教授,这次的title还多了一个硕士研究生导师。

多年后,与庞龙有关的新闻里,都在着意强调“大学教授”这个身份。

当年的神曲歌手,是愿意不计代价的,重回主流的怀抱的。

但是如果看看今天音乐圈,大家都奋发图强想做神曲的劲头,不知道庞龙老师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年为了当个“正经音乐人”付出的努力。

4

抖音音乐发布的《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音乐人入驻增长人数就接近3万人,近半年音乐人涨粉累计超过3亿;在原创歌曲方面,排名前10的爆款歌曲总播放量945亿,相当于全中国平均每人播放67次。

抖音音乐自己说,抖音音乐正式进军音乐产业以来,通过“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抖音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造音行动”等活动,持续致力于构建专业、开放、真实的短视频音乐社区,帮助更多优秀音乐和音乐人被看见。

我不知道我该更担心网络歌手不被看见,还是还在坚持慢速创作的音乐人不被看见。

况且,即使是这些网络歌手,也没有真的被看见。

他们的音乐旋律顺耳且同质化,于是也很容易被另一首顺耳且同质化的音乐替代。

他们的歌曲,在各大跨年晚会上由各流明星真真假假地演唱着,甚至有些还成为了春晚小品的背景音。

然而这些创作者却“查无此人”。

2021年,东方卫视跨年钟汉良演唱的《飞鸟和蝉》和Sunnee演唱的《无人之岛》原唱均是任然,两首歌都没有授权就直接用了。

任然微博发文,“希望东方卫视能尊重音乐人和版权方,给原创音乐一片健康成长的天空!”

5

抖音音乐的报告上说,在抖音平台上,我们看见了很多人的音乐梦想,也看见音乐赋予生活美好的样子。

你们确定看见的是音乐梦想吗?

这种单调投喂的样子,难道就是音乐赋予生活的死样子?

在b站上,up主非著名混音师李巨大脑袋说,抖音上的歌听起来动态极差,声音失去了动态信息,少了活力,动态完全丢失,声音已经失真了。

音乐行业也一度有过响度战争,牺牲声音的动态换取声音更大的音量。然而伴随着音乐审美的回归,大家开始以保持音乐的美感为前提,不摧毁音乐的所有动态。

现在短视频,成为了很多人接触音乐的唯一途径。不同节目源之间会存在音量差,油管等平台都会做归一化处理,会有一套响度标准。

李巨大脑袋没有找到抖音的响度标准,他自己尝试在抖音上上传音乐之后,发现音质被摧毁了。很多抖音的音乐人把自己做好的音乐上传到抖音上,都会失真。

“短视频平台不是一个好的音乐载体,完全不把音乐当回事儿。人们的耳朵是需要培养的,如果一直听这些音质的音乐,人们对于听觉的追求也永远不会进步。”

自称是周深混音师的李巨大脑袋明确表态拒绝把自己的音乐上传到抖音

英国作家赫胥黎1931年创作了长篇小说《美丽新世界》,他刻画了一个距今600年的未来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物质生活十分丰富,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管理人员用试管培植、条件反射、催眠、睡眠疗法、巴浦洛夫条件反射等科学方法,严格控制各种人类的喜好,让他们用最快乐的心情,去执行自己设定好的一切。

0 评论: 1 阅读:139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