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确实是因为张云雷的相貌去了解他,却被他的品性震撼内心

志斌娱乐视频剪辑 2020-06-30 22:51:58

说来惭愧,最初了解张云雷先生是在一次吃面中,我和我舍友煮方便面,她展示了一种新煮法,并且极其炫耀嘚瑟地说,这是张云雷同款哦,我的反应,哦。天地良心,我可不是故意装高冷。要知道,当时的我对于相声认知仅来自于每年春晚表演。对于德云社,更是只知道郭德纲于谦和小岳岳 。所以当时来说,面的味道是主题,至于谁的同款,愿意谁的同款谁同款,后来忘了我是专门搜了二爷还是没有搜,反正有天刷手机,推送了个问题:张云雷南京火车站是否有隐情?

原话忘记了,大概看了一下问题和回答,完美引起了我熊熊的探索之心。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了?各个平台各个方面360度了解,二爷成功收获了一枚初级小粉丝。说初级都抬举了,只能说颜粉,还是只能接受二爷现在相貌的虚伪女人。用当时刷到一个回答,表达当时我肤浅的内心:只能说因为他相貌不错,而多关注了他一下,要是张云雷还是以前的发型,我是绝对不会多看他一眼,我当时还颇认同地内心点点头。

颜粉也算属于关注的粉丝,只要关注,势必会增多了解。我这才发现,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性格之坚韧,内心之坚定,旁人远不及十分之一。三观极正,始终如一。现在提起二爷,满心眼都是对他的敬佩。至于他的颜,那是什么?重要吗?根本不能影响一丝一毫他在我心里的分量。这或许就是俗说的,最初由颜入坑,最终由品性倾心。我想张云雷于我,应该是如指路明灯般的存在。他是真真实实存在于我的生活中,我的时代里。

他让我明白,哪怕黑暗吞没了所有希望,也要用力撕开一道裂口,让阳光倾洒全身,让未来拥抱希望。愿张云雷未来,繁花似锦,平安喜乐。凌晨两点多写下它,有点语无伦次。却被想要表达的欲望压倒一切。总而言之就一个意思,最初,确实是因为张云雷的相貌去了解他,却被他的品性震撼内心。让我明白,由他的相貌去评价他,这个观点是多么可笑,贵气天成,多才多艺,坚韧不拔,人品厚重,就是因为太出色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挺让人心疼的。

一个粉丝曾经说的一段话很有道理:入坑时间晚,除了欣赏他的浑身才艺,最佩服他有担当,这位绝对是位打落牙齿和血吞的狠主,从不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不是有人说过吗,但凡黑子能在台下找到他一星半点的错,也不至于拿着台上的包袱死命的作贱他。就凭这一点,他就值得我喜欢。对角儿的爱,应是一辈子的,从前不知太平歌词、京韵大鼓是何物,御子三弦、说学逗唱亦是觉得乏味,现在只想每日泡一杯清茶,摇头翘腿听小曲儿。

想看那个人温柔的笑,会荡漾一江的碧波春水,才发现,冠盖满途尘世的喧嚣,不及你的一首探清水河轻叩我额头,灵魂都为之贪恋的回音。身着大褂,素身而立,一身钢板支撑起来的,是云起云落后的释怀与淡然,是惊雷霹雳后的大气与澄净。你的一颦一笑,身段生姿,阴柔与阳刚的完美契合,举手投足间立着的,是如竹的风骨,脑中念想的书生意气、一纸折扇终于有了寄托。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萧肃,公子身着长褂,手拿折扇,定非尘土间人,是从平林独步而来的画中人吧。二爷可A可萌,是我一辈子都会好好爱护的角儿呀。

27 评论: 4 阅读:265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