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女明星,都该去演一回妓女

东梅果果 2022-06-22 23:29:55

蹭银河系第一爆剧《梦华录》,全宇宙第一神颜刘亦菲的热度,续填深坑栏目:

#是不是好演员,得看她会不会演妓女#

刚开播时,我还想过把天仙版赵盼儿当成新妓女形象来好好解读一番。

看着看着,发现卖艺不卖身的赵盼儿,和我的#风尘女#系列并不搭噶。

我把她加进来,是觉得把底层女性的悲惨境遇换成高阶层女性爽文,这种设定能在前期爆红全宇宙,也反应了一个时代的风气。

而我写的妓女角色,和风月片女演员的人生故事,讲的都是这个主题——时代的一根线头,插进每个人下面,都是一杆金箍棒。妓女曾经是国产片最擅长拍的女性类型之一,出过很多经典角色。

从《霸王别姬》里的艳红、菊仙,到《大宅门》里的杨九红;

从怒沉百宝箱的潘虹,到《榴莲飘飘》的秦海璐。周迅在《香港有个荷里活》里演的小妓女,入围过威尼斯电影节。

床戏专家章子怡(专门写过这个话题,想看后台点播),在王家卫、张艺谋、吴宇森、斯皮尔伯格等等大师镜头里都风尘滚滚过。连因为酷爱在综艺里训话年轻人而被骂的宋丹丹,年轻时都演过老舍笔下的暗娼月牙儿。

今天过60大寿的周星驰,拍出的第二经典感情戏,就是跑龙套的和小妓女之间的爱情。

还有我专门写过的激励一代港人的《金鸡》……妓女角色非但不掉价,反倒尤其高级。

她们是下九流,是底层中的底层,看她们求生、挣扎、走出或者走不出困境,就是观众窥见真实人性和时代风貌的一面镜子。

从最近被考古出来的老剧《爱情宝典》里的赵盼儿说起。

梦萍版赵盼儿,不是官宦人家大小姐,也不是体制内官妓。

就算是,也没人强调端铁饭碗吃皇粮的妓不是妓,是公务员,比私企合同工高贵。

20年前,黄金时代的国产剧不兴这套唯出身论。

此版赵盼儿的大女人气派不因为她出身高贵,不因为她才华盖世,不因为男人都对她痴心绝对,做她的搞事业工具人。

而是虽然她没金手指,没文化,没男人的真爱,没有卖艺不卖身特权,要啥没啥,在看到同样弱小的女人被欺负时,依然路见不平,挺身而出。

出场穿肚兜,露肩露背露大胳膊,头上是大花,脸上是大浓妆。在满座宾客前下腰转圈甩水袖,不需要一句旁白,十里八乡第一花魁的形象就通过这段性感舞台交代出来了。

雪白的膀子露出大半,妆容穿着都够艳够俗,你明知道她干的是以色侍人的行当,却不觉贱格、低俗,反扑面而来一股雍容大气。妓女照样可以作为正面角色出现在影视剧里,关键是要把立场摆在对下层女性的理解和同情上。所以虽然梦萍盼时时在对恩客笑脸相迎,但你不会因为她卖笑、卖艺、遍地老相好就看轻她。剧中表现她身处下流,品格上流的方式,就是通过四段大型卖笑现场。天仙版赵盼儿看不起的妓女营业时间,非但没有拉低人物格调,还让你又佩服、又心疼。第一段,就是上面写的印度电影式亮相。用大段歌舞交代赵盼儿的背景——艳光四射的大美人,当之无愧的头牌花魁

梦萍本人叫乐珈彤,我没查到她是不是专门学过跳舞。公开资料里没有,就暂定她没有吧。但跳得干脆利落,大开大合,肢体语言跟角色需要的明艳大气,相得益彰。不管有没有专业舞蹈背景,都能看出为了角色,专门练过。你们看她满脸笑盈盈,但眼神里分明还透着一股精狠泼辣。这才是赤手空拳闯江湖的女人该有的样子。

妓女们就是靠在风月场里,和男人玩甜性涩爱游戏来恰饭的。她们几乎是唯一一种走出家门,和男人混在同一片江湖里的女人。所以必须得比男人更狠、更精、更没心肝,才能算计到他们的口袋。梦萍版赵盼儿本来以为自己能算计到。这是她第二段卖笑现场:赵盼儿正在那儿入破舞腰红乱旋呢,楼上包间突然传来求救声。一个小妓女破门而出,后面紧跟个托着肥头大耳的老男人,提溜一对小短腿要捉她。妓院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大堆,小妓女只喊盼儿姐姐救她,可见盼姐侠名在外,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事儿肯定没少干。小妓女衣着长相都平凡,是参加花魁101,进不了决赛圈的水平。跟镶着金边的盼大美人对比鲜明。很明显,这人现在没有以后也很难有前途,赵盼儿帮她除了一身麻烦,换不来任何好处。但她想都没想,一把拦下肥嫖客,把小妹妹护在身后。职业卖笑开始了。

盼姐先是挽起肥嫖的短粗胳膊,然后半边身子贴过去,眼角含情,嘴角抹蜜:“大爷快别气,您是大男人,是纯爷们,就饶了不懂事的小女人吧。”

五短加一短的老嫖客,马上用行动证明什么叫男儿本色。撒泼耍赖不依不饶,势要把看不上他的小妓女,拉出来当场暴揍,当场强奸似的。眼见臭脚捧不起来,盼姐使出第二招——掏出大明星光环,求特别照顾。软绵绵的身子和声音硬起一半,嗓门抬高:“今天看我赵盼儿的面子,放她一马。”

梦萍盼以为自己是男人争着爱的大花魁,就比一般小妓女的脸贵个七斤六两半。可惜她生不逢时,没赶上如今这波女霸总风潮。她在剧里空有名女人光环,却没有内娱特供大女主光环。大美人、大明星、大女主身份非但不能给她天仙版赵盼儿的半点超能力,还得了一脸唾沫星子。六短肥嫖客大呸一声:“你个臭婊子,有个屁面子。”

刚刚的万人追捧、舞台中心、名利场女王,各种耀眼光环,被这口唾沫彻底淹没。清倌、浑倌;歌妓、舞姬;梳拢、选秀、点花茶……名目繁多的妓女细分工种,说到底,都是男人们为了花式消遣女人想的名目而已。一样是脏男人的玩物,并不存在阶层差异。胖嫖客倒打一耙,反诬小妓女胆敢殴打他这个官老爷,罪不可赦要逮捕她。没有金手指的底层女人赵盼儿要救人,只能挡在前面,拍拍胸脯,大吼一声:“你们要抓,就抓我!”

古代骚客们构筑的妓女意象总是自相矛盾。他们一边病毒式营销“婊子无情”概念,一边又写出《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这种作品,来歌颂自古侠女出风尘。好坏都由嫖客们定义。在他们眼里是婊子还是女英雄,得看是能骗到男人,还是被男人骗。赵盼儿本来以为自己是第一种,经过一番牢狱之灾,才发现自己是第二种。这是她第三段值得一提的卖笑现场:本来像刚出场时一样热闹,跳一样的舞,配一样的音乐。可跳着跳着,赵盼儿的笑容骤然消失,转过头去差点哭出来,索性拂袖而去,不伺候了。满座男宾流再多哈喇子、挂再重的钱袋子,也难像从前那样勾起她的虚荣心了。

为救小姐妹,熏了几天牢里的臭气后,她也看清了男人的本质。什么员外、王孙、富家子,都是前一天还跟她亲亲热热、山盟海誓,过一天就翻脸不认人。她用仅剩的首饰收买牢头去求金主男朋友来搭救。可这帮人见她落难,别说出手相救了,连赵盼儿是谁都忘了。

终于学会了什么叫“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原来大难临头各自飞,同样适用于欢场夫妻。在无情无义,舍本逐利这块儿,再狡猾的风尘女,也干不过男人。

最后花钱疏通把她捞出来的,还是同为妓女的宋引章。也为后来赵盼儿反救宋引章埋下伏笔。赵盼儿勾引宋的毒夫周舍,以骗得他给宋引章写休书。不管她对蛇蝎男人怎么撒娇、卖乖、投怀送抱,你都不会看轻她,不会站着来句“以色侍人,低人一等”,不腰疼。

反而盼姐越是使出妓女看家本事,你越想给她竖大拇哥。这是真的为了搭救姐妹,付出她能付出的所有。什么都不图,只图一句:身在江湖,义气当头。

正因为妓女是唯一和男人在同一片江湖里打滚的女人,比靠女德恰饭的良家妇女,有了更多施展真性情的空间。所以乱世出英雄,也出义妓,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英雄。

不管是虚构的角色,还是真实的历史人物,能留下姓名的妓女,靠的都是高过大多数男人的品格和硬骨头。小凤仙,涉险搭救蔡锷逃脱袁世凯掌控。

柳如是,名流丈夫叛国降清,她不肯同流合污,投湖自杀,壮烈殉国。

还有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

替孩子赴死的金陵十三钗;

给遭师哥背叛的程蝶衣,披上斗篷的菊仙;

也包括替小姐妹坐牢的赵·梦萍·盼儿。她们值得被叫一声顶天立地大女人,不因为有钱,有事业,有处女膜,有政府编制。她们要啥没啥,但照样敢为家国、情义、理想舍生忘死。任欺、任骑的社会最底层,依然有一颗比上等人高贵得多的心灵,才是义妓故事里最动人的部分。孙小南撒泼打滚要求我把《步步惊心》里,若曦和十四争论该不该结交妓女的片段写进来:十四让若曦离妓女绿芜远一点,说高贵大小姐不该跟下九流交朋友。现代人若曦以人人生而平等为指导精神,即兴输出连串排比句反驳:击鼓抗金的梁红玉是妓女;自杀殉情的绿珠是妓女;不肯委身金人吞金而亡的李师师是妓女……总之好多志向高洁的名女人都是妓女,不能一竿子打死整个群体。

若曦这段freestyle,不仅怼得十四哑口无言,也听傻了孙小南。第一次看这段时,她刚上初二。在此之前,只觉得妓女就等于脏、坏、不要脸。从没想过还能换个角度去看待她们。她说她的三观非但没被带歪,反而更正了。以前国产剧不把三观、主义挂嘴边,反而总能拍出同情底层女性,反抗父权的情节,甚至还能给年轻人提供一个新视角。今天的国产剧整天拿“女性力量”当卖点,拍出来的女主,要么是性转版的父权大家长;要么是处处炫耀上位者姿态的女霸总。这些剧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演来演去,都在演有钱女人才配叫独立女性。而越是习惯看这种封建剧的观众,越自诩道德过人,打着正三观的旗号,到处党同伐异,冲一切不懂、不知道的事物喷口水。一个完美闭环。真是够荒诞。《爱情宝典》在2002年播出,《步步惊心》播出于2011年。到了2022年,大女主的定义非但没有往前拓宽,反而倒退了不止100年。

0 评论: 0 阅读: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