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毕业后,她成了日本第一妈妈桑,首相为她倾倒,53岁仍是头牌

侃侃看西游 2020-06-30 14:14:05

繁华人间,不尽风尘,青云尺剑,快意恩仇。所谓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也意味着每个行业都有其被尊重的价值。话虽如此,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还是会选择读书一条出路。

但人各有志,凡事不可强求,就算是飘飘青衣,一介书生;也该有有漫漫人间,风尘之梦。此人身出名校,但毕业后竟然成了日本第一的妈妈桑,就连首相也为之倾倒,直至53岁仍是头牌。

勤工俭学,初入风尘

上世纪中下半叶,日本各产业飞速发展,经济迅速振兴,随着工商业的发展节奏加快,人们需要更多的娱乐业来抚慰工作的压力。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银座及周边的三千多所风俗俱乐部逐渐兴起。新兴娱乐工作岗位更是鳞次栉比。

当时刚刚考上早稻田大学的白坂亚纪初入社会,正是对未来充满幻想的年纪。有的人在这个年纪已经展露锋芒,初露头角;有些人浑浑噩噩,不知所措。

早稻田大学是精英大学中的精英,更何况白坂亚纪所读的是早稻田大学出名的文学专业。在文政类大学中,早稻田大学可谓是出类拔萃,据统计日本首相中,有七位都是出于早稻田大学。大学中的学生们更是前途无量,前景一片大好。

但生活的压力,使白坂亚纪不得不去寻找赚钱的机会,她打算勤工俭学,在学习生涯之余,既能够积累社会经验,又能自己赚来学费何乐而不为。

东奔西跑之下,白坂亚纪发现了合适的行当——陪酒女。所谓陪酒女在日本的文化中,并不是丢人现眼见不得人的勾当,而是光明正大,受人尊敬的谋生途径。白坂亚纪便联系人找到了其中一家俱乐部,一边完成学校的学业,一边干起了陪酒女的工作。

无心择业,发觉天赋

白坂亚纪父母倒也不反对独立出来的女儿,她便把陪酒女的职业当作课余兼职终日做着。但工作了几个月后,白坂亚纪发现自己明明相貌并非出众,但为何顾客们偏偏喜欢她,而且又是俱乐部的小头牌角色。

在与顾客的交谈中,她渐渐发现,顾客的这种喜爱是源自于她与生俱来的天赋——“读心”。此读心并非是真正读心,而是出自她情商极高的直觉。

往往顾客言之还未出,白坂亚纪便已经理解了顾客的意思。这与生俱来的高交流天赋使白坂亚纪在俱乐部的工作越做越红火,也使越来越多的顾客选择她来做倾诉对象。

在酒客的心中,一个良好的交流与倾听者,是高于一个高颜值的胭脂俗粉的。就算在风尘场里,所谓内在之美也能淋漓尽致的展现,白坂亚纪在这个特殊行业的天赋也逐渐的苏醒与显现出来。

此时她的内心,已经动摇了为止奋斗终生的理想,或者说是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也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义——把“陪酒女”事业坚持做下去。

专攻事业,自立门户

曾经的白坂亚纪亦如出水芙蓉,冰凌洁净;如今的白坂亚纪恰似招展牡丹,成熟美艳。在俱乐部的事业快速发展之下,白坂亚纪不光想着每日赚钱,也在各种方面思考酒客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她终于摸到了门道:酒客到这里是喝酒做乐,为的是人醉之时短暂欢愉,方才抛下白天一身负担,纸醉金迷的那一刻,客人们往往吐露心声,烦恼是不吐不快的。而在居酒屋,他们可以真正的释放压力,获得在工作和家庭上缺失的自信与安慰。

从这点出发,白坂亚纪就明白了,客人们真正需要的是被理解的快乐,所以在俱乐部里,要做排忧解难的知心姐姐,这时使命感油然而生。

于是白坂亚纪放弃了大学毕业后的深造机会,专心做陪酒女的职业,由于她脑子机灵,人又伶俐,干了几年到她29岁时,谁也没能想到,当初羞涩难堪的白坂亚纪成了如今当红头牌。此时的她还想做大做强,毅然离开当时的俱乐部,走时果决,亦如当年毕业模样。闯荡一遭,在银座的街头自立门户,有了自己手下的陪酒女,当起了妈妈桑。

争斗激烈,不懈奋进

那时还是东京银座的鼎盛时期,俱乐部多有几千家,平均俱乐部的寿命都不足几个月。 但白坂亚纪从不放弃追逐梦想。她的秘诀在于多想。她意识到,如今东京街美女如云,但不过是些胭脂俗粉,她必须要做到与众不同。

她每日关注实时信息,政治、经济、体育和民俗,一样不差。同时她也教育手下的员工们,一定要懂得多,不然白费一身好皮囊,顾客真正需要的是精神上的安抚。在白坂亚纪的妥善经营下,俱乐部一做就20多年,每日爆满,名声大噪。期间有几位首相曾拜访过她,更是为她的执着与智慧而倾倒。20多年过后,已经53岁的她,仍然极其富有魅力,还是俱乐部头牌角色。

更有老顾客说,白坂亚纪真的十分富有智慧,客人们很多工作上的点子都是她给出的思路。俱乐部也变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脉网,白坂亚纪作为中介人,每当她觉得两人有必要认识的时候,她都会从中联系,促成两方的合作。

这样一位极其富有智慧的女性抵抗住来自各方的压力,熬过了经济萧条时期,曾经街头的辉煌不再,俱乐部纷纷倒闭,唯有白坂亚纪一路坚持过来,可谓是日本第一妈妈桑,就连后辈陪酒女都称亚纪妈妈桑为其偶像。

凡是靠凭借一己之力努力工作、不懈奋斗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他们也有着那股其他行业精英有的上进心,他们也想获得成就赢得尊重。他们只是梦想与我们不一样而已。

所谓“俗事三千,人皆有一爱”,每个人都有自己那份不能放下的执著。尽管八方讥笑,一样不屑理睬只顾脚下前进的步伐:哪怕山雨欲倾,不如自造伞障抵卫顶上呼啸的狂风。白坂亚纪虽是陪酒女妈妈桑,但她自有她自己的梦想,而能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一生,世人便皆为之敬仰。

0 评论: 0 阅读: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