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小番外三十一,万物迎春又新年,好事连绵仓鼎实

悦笔娱谈 2020-07-01 05:53:21

第二天一早,陆绎先拐了趟六扇门给总捕头封了个红包,同时说明来意,给今夏请了大假。

好事传千里,今夏本来预想的无聊生活立即被络绎不绝来看她的人占满。爹、娘、弟弟、师父、大杨、淳于敏……虽然大家说的话都差不多,但是从未被这样多的人关心过的夏爷,还是颇为感动。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春节就近了。

这一年于陆家来说,实在好事连连。陆绎出狱后官复原职,与今夏历经磨难顺利完婚,得上司赏识升职加薪,现下,今夏又怀了双胎,人生简直要到达巅峰。

岑叔高兴啊,虽然在外一如既往的低调,在府内却张灯结彩,给每个下人都备了厚礼红包,连他们的家人,都扯了布,做了新衣裳。

年关,下头庄子里早早就上供了狍子、鹿、野猪、山鸡等野味,和一些耐放的瓜果蔬菜并榛子、松仁等干果山货。加上自家提前准备的羔羊、鸡鸭等等年货,只把库房、灶间和东山墙的养殖角挤的满满登登。

过了小年,家里一天忙似一天,祭灶、除尘、杀鸡、宰羊、贴窗花、门神、春联,赶集、备年货、买炮仗……所有人在岑叔的指挥下成了陀螺,家中的年味也越来越浓,越来越喜庆。

陆绎更忙,虽然不用再去北镇抚司,但是来往的拜帖、谢礼,该送的送,该回的回。他镇日和岑福赶着马车,拉着物品,竟比平日公务还要繁忙(不要怀疑,礼尚往来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更是古时候官员的必备功课)。

一直到年二十九,陆绎才紧赶慢赶的忙完手边的事儿。想给今夏买点什么带回去,大街上已经一改前几日熙熙攘攘的沸腾,星星落落的竟见不到几个人,店铺也基本都落了锁。好在一路两边大红灯笼高高挂着,街头巷尾孩子们打闹、放炮的声音不绝于耳,倒一点不显得冷清。

堪堪拐到街角,陆绎才遇到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大叔,大冷的天,行人不多,他整扎的糖葫芦基本没怎么卖出去。

想到今夏害口,就喜欢吃点酸爽的东西,陆绎命岑福将整扎糖葫芦全部买了过来,还多给了两倍的银子,喜得那大叔一直不停道谢。

回到家,挑了最大最好那串糖葫芦留给今夏,剩下的就让岑福分给了家里大大小小的孩子们。

今夏正跟小蒟在屋子里贴窗花,至于那窗花是谁剪的,基本一眼就能分出来。看陆绎进了屋子,小蒟连忙作揖施礼,退了下去。

陆绎从身后拿出那串剔透的冰糖葫芦在今夏眼前一晃,就让她眉开眼笑的接了过去,边吃边道:“哎呀,天天看见大鱼大肉就够了,还是这个好吃。”

陆绎嗤嗤的笑:“终于也有你吃不下去的东西了,真真稀罕。这几天我太忙顾不上你,一切还好么?”

“好得不得了,原来你们家过年这么热闹的,真有意思,早知道我就早点嫁你了。”

“早点嫁我是好,可惜以前我们家可没这么热闹。”

“为什么?”

陆绎抬手拂去今夏嘴角的糖渣,慢慢道来:“我娘是极温柔的人,但是规矩却很多,你的窗花剪成这样还敢胡乱贴,那是一定不能够的。我爹……自娘走后,越来越阴郁,这样到处花花红红的东西,他绝见不得。过年,也左不过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无趣的很。”

“……”今夏咋舌:“怪不得你以前天天阎王脸。那我是不是太没规矩了,可是这都是岑叔我们商量着弄的,他也没说什么啊。”

“规矩都是人定的,以前家中下人比现在多不知几倍,却镇日死气沉沉,现下很好,我很喜欢……”

今夏笑嘻嘻的咬了一大口糖葫芦,高兴的道:“嘻嘻,你喜欢就好,我也觉得这样很好……”

真心办案无能,所以我的文里大概只有糖和细水长流的普通日子。~

7 评论: 3 阅读:393
评论列表
  • 2020-07-01 08:43

    真好看,生活里哪能天天都惊心动魄,这样细水长流甚好[点赞][点赞]

  • 2020-07-01 08:35

    打卡

    悦笔娱谈 回复:
    么么[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