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民谣,从黄河唱到洱海,他们就是野孩子乐队

花生果酱 2020-07-31 22:20:35

今天小编不聊摇滚、不聊朋克,也不聊国外的音乐,我们就来说说一支我们本土的中年男子合唱团,他们就是野孩子乐队。“中国民谣史上的教父”、“殿堂级的民谣乐队”、“中国独立音乐圈的领头人”…观众和媒体给予野孩子乐队的标签很多,但是小编还是感受到了这个特别的乐队朴素的精神世界,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只不过是玩音乐的一群中年人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在1995年,张佺和索文俊在杭州组建了这个乐队,两人从延安出发一路北上,找到了另外三个伙伴,吹口风琴的张健、贝斯手岳浩昆和鼓手于伟民,终于野孩子乐队成型了。1997年就在大西俱乐部作了野孩子乐队来北京的第一场演出。

如果说野孩子乐队的同名曲《野孩子》里的怀才不遇你没有听懂,那你听听《黄河谣》,这一首是野孩子乐队传唱度颇高的歌,很多人以为是民歌,其实是张佺在西湖边写出来的。张佺受七八十年代国外摇滚乐的影响,将这种来自于黄河流域的传统民歌和现代音乐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不仅带有粗犷而毫无保留的旋律,还能表现了歌里奔流不息的生命力。经典的《黄河谣》,是野孩子乐队必然演唱的散场曲。“黄河的水不停地流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远方的亲人啊,听我唱支黄河谣,日头总是不懈的走,走过了家,走过了兰州,月亮照在铁桥上”,黄河东去,夕阳晚霞,稻田孤鹜,小鸟梨花,古庙幽幽,秦腔籽瓜,光腚娃娃,老汉七八,怎能叫人不念家呢?能唱尽的是歌,唱不尽的是兰州的晨与昏,有人出走,有人饮酒落泪,有人牵马告别,沿着黄河水一路向东不回头。也许听民谣的乐迷能懂,故乡,就是要留在身后。回不去的地方,最惦念。走得越久,思念就会日夜累积,越来越深。

创作出《黄河谣》时,野孩子乐队还没有解散,小索也还没有因为癌症去世,他们心中还有民谣梦,还想用自己的作品来记叙中国民间音乐的历史。2003年野孩子乐队创办的河酒吧倒闭了,乐队解散,2004年小索离开了人世,大家都以为这个榜样消失了,但是阴差阳错的在2011年,野孩子乐队重组,并迎来了3个新队员,他们把据点定在了云南,并开始了规律的排练。直到现在,野孩子才在民谣圈站稳了脚跟,并成为了被致敬的对象。

何为“民谣”,我想它应该解释为“源于民间的歌谣”,不是轻柔略带忧伤的“旅行歌曲”,也不是歌唱都市“青春失落”男欢女爱的造作情歌;在野孩子乐队的歌中,你能听出那种传唱已久且会永远流传下去的味道。这歌是从大地上长出,并向着天空伸展,它呼吸着空气,散发着清风。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应当向黄河流过的甘肃的土地致敬!向热情洋溢精神不懈的歌唱着“花儿”的人民致敬!

野孩子一直在奔跑,多年来,他们是最简单的民谣剑客,不耍花枪,不媚俗,不浮夸,也不虚张声势。

11 评论: 5 阅读:1825
评论列表
  • 2020-08-03 08:33

    野孩子的民谣思想延伸性强多了!!!

  • 2020-08-03 06:59

    [横脸笑]呵呵,《野孩子》唱民谣就……《水木年华》唱民谣就……

    UC网友64xxxx7007 回复:
    不是一个层面 你认真听好吧
  • 2020-08-02 21:03

    都是有情怀有感染力的老炮级乐队[点赞]

  • 2020-08-02 14:14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