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这是活成让人可悲的蒋欣吧?

假面人生 2022-05-08 17:46:08

田雨岚在剧中的设定,是一个令人生厌的女人。作为白领,她的家庭年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有出手阔绰的公婆每月给两万元补贴家用。但她却被一种不自知的匮乏感驱使着,活在比较、攀比、争抢中。

小学一年级,田雨岚就让儿子上奥数班,还把奖杯摆在家里显眼的位置。她把儿子放在家里的昆虫称作“破玩意儿”,儿子想下楼踢足球她都担心影响学习。她用课外辅导班填满了儿子所有的时间。她有一句经典台词,“儿子的成绩是我的自信来源”,有弹幕说,“儿子的成绩就是她炫耀的来源”。

除了逼着儿子考高分,她热衷于通过儿子的成绩把南俪一家比下去。电视剧第一集家宴上的暗流涌动,正是她在这种心理作祟。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她一次次发起进攻:先是询问夏欢欢的考试成绩,还在餐桌上宣扬“军备竞赛”式的教育理念。除了让所有人不欢而散,她想要的尊重越发遥不可及。

在家庭之外,田雨岚与他人的关系也很紧张。颜子悠的数学考了86分,没进前三名,田雨岚的世界就坍塌了。她先是质疑卷子有问题,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在家长群里声讨数学老师钟老师私自在校外开辅导班,认为老师故意在课堂上有所保留。最后导致了钟老师从公立学校离职,也为颜子悠进不了培训机构的“金牌班”埋下了伏笔。

为了可怜的自尊,田雨岚活得惶惶不可终日。她把身边每个人都变成了,让儿子进入金牌班的工具人。她先是想送红包“搞定”钟老师,然后又找公婆想用更多的钱换到入学名额,在金钱失效了之后,她又让母亲让南建龙托关系去求人。

在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背后,田雨岚无视了身边每一个有真情实感的人,她也体会不到南建龙最终把名额给了孙子的一片真心与为难。她活在一个自我催眠的魔咒里,她明明匮乏的是爱,却把一个个爱护她或爱护颜子悠的人,当作实现目的的工具。这是真正的可悲。

甚至在钟老师要求她公开道歉的教室里,田雨岚还在自我感动,感动于自己一厢情愿的付出。一转脸又要求儿子,好好报答自己。以至于颜子悠在学校大会上说,“我妈妈不爱我,她爱的是考满分的我”。

蒋欣演活了田雨岚的卑微感。母亲是没有文化的护工,生父是酒鬼且早逝,她小小年纪就要打工挣钱。虽然母亲通过嫁给了设计院院长,改写了命运,她也通过嫁给“富二代”寻求经济上的安全感。但这些都改变不了,底层出身在她身上留下的的印记。

0 评论: 0 阅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