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偶像演员到制服半永久,张丹峰总共用了几步?

影视独舌 2022-09-26 10:39:24

2022年9月26日刊|总第3006期

《勇者无惧》是张丹峰2018年后演的第四部军警剧。之前,观众见过他在《特勤精英》中以消防员的身份在火场上冲锋;看过他在《暗刃觉醒》中无奈退伍,只能戴着假肢转型侦探;也跟随他在《猎毒人》中一起在灰色地带游走过。这一次,他又在《勇者无惧》中扮演了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卧底警察

这仿佛是一场名为“警种”的集邮游戏。在过去近二十年的从业经历中,张丹峰塑造过很多鲜活角色。有人叫他“深情专业户”,有人称呼他为“偶像演员”。这些都很难让他和警察、军人这样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而如今,张丹峰转变赛道,清零重启。从偶像演员到“制服半永久”,张丹峰需要付出多少只有他自己清楚,但他从未停止的突破,观众看在眼里。“痞味”卧底扎着小辫、戴着墨镜、穿着皮衣,时不时挑着眉、翘着二郎腿,在《勇者无惧》中,吴惧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一副混不吝的“痞子”模样。这不是一个军警剧中常见的卧底形象,甚至很多观众看到他的一瞬间,难将这样的形象和警察联系在一起。剧中的局长战国安吐槽他,“我见不得他这个头发。”

吴惧不是一下子就变成这样的。初登场时,他是英姿勃发的边境特警。带队执行抓捕任务,然而在抓捕毒贩的关键时刻突生异变,昔日同窗邹飞宇却以毒贩身份出现,后又为保护自己牺牲。这是一场从狂喜到狂悲的转变,一切悬而未定,吴惧心有疑惑,却又不知何处求解。那时的吴惧,迷茫、不甘又疑惑。真正让他的人生改写了方向的,是邹飞宇的牺牲真相。那是在一间平平无奇甚至十分简陋的房间里,没有英雄的礼遇,没有祭奠的人群,只有知情者旷军在旁边稍显悲伤地解释。任务未结束,身份无法公开,一切都需要从简。曾经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吴惧有些欣慰,他呢喃着“我就知道你不是坏人”,但眼眶却抑制不住变得通红。往事如烟而过,与故友相逢一瞬就是死别,镜头对着他佝偻着的背影和竭力抑制的眼泪。但也在此时,吴惧真正坚定了未来的方向。最初,旷军邀请他担任卧底,他拒绝得干脆。但在昔日好友的遗像面前,他终于不再犹疑,“我是一名警察,消灭犯罪分子是我的职责,请你相信我,我不怕暗黑,不怕牺牲,不怕家人和朋友的误解,不怕任何事。”

这是吴惧对故友最好的祭奠,也是他对所有一线缉毒工作者的敬意。张丹峰将这场情绪转变极大的戏份,演绎得细腻、流畅而动人。而真正成为卧底后,吴惧的状态则要再一次改变。一方面,他外在的形象和行为上要向社会闲散人员靠拢,要和毒贩周旋,要展露实力获取信任。另一方面,他又要控制情绪,把身为警察的锋芒收敛干净,对毒贩与毒品的痛恨也要深埋于心。这是完全不同的三种状态。这种矛盾感,让吴惧真真正正落了地,这个角色在他饰演众多军警剧人物中,有了更清晰的辨识度。真听真看真感受吴惧不好演。塑造一个在正邪之间游走的卧底,比塑造一个单纯的好人或坏人要难得多。除了技巧上分寸的把握,更需要对人物有精准的理解。对于一个演员而言,趟过一个人的人生河流有很多种方式,比如用经验,比如靠感受,再比如去体验。但在张丹峰看来,很多时候,强行揣摩出来的东西会变得很假,而要完成这项任务,依旧要回归到本质上来——真听、真看、真感受。感受到什么,就把它演出来,体验角色的人生,才能把生活中最真实的感受带到戏中。因此,在这个以公安英模为原型的故事里,张丹峰给自己定下的表演原则是,“尽可能多地了解缉毒警察们的真实故事,找到表演的开关、摸到人物的脉。”在成为吴惧之前,张丹峰在重庆的特警大队待了半个月。他和战士们一起生活、训练、蹲点。他摸过真枪实弹,学过野路子招数,见过丝毫不像警察的卧底,甚至还体验了一把侦察抓捕任务。蹲在毒贩所在小区门外的那一刻,张丹峰感受到了缉毒警察日常所面对的那种压力和紧张:“我一边想这可是真的毒贩啊,都是亡命徒,会不会楼上有人正用瞄准镜对着我;一边又想我千万不能掉链子,不能影响大家执行任务,想着想着就感觉心快蹦到嗓子眼了。”这次经历之后,张丹峰一下子就找到了属于吴惧的底色:表面上有点痞,看起来吊儿郎当,有江湖义气。实则胆大心细,理智冷静,但偶尔也会忍不住真情流露。意外见到杀害邹飞宇的颂后的那场戏,张丹峰将这种矛盾体现得淋漓尽致。最初出手制止颂,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卧底任务,加深在毒贩儿子齐天心中的义气形象。然而在看到颂的脸后,他却一瞬间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在颂逃脱后,他又忍不住懊恼地捶向自己的脑袋。一个理智冷静却又重情重义的卧底警察,跃然荧屏之上。

这很像玄幻小说中的“修炼”。在这个过程里,张丹峰一点点把角色的角角落落都填满。持续探路,步履不停今年是张丹峰出道的第二十年。对于不同的观众而言,他似乎有着不同的形象。热爱偶像剧的观众,熟悉他的名字,是从《花千骨》中的东方彧卿,《致青春》中的林静,他们都是深情稳重的角色。张丹峰浓眉大眼,是东北人典型的周正样子,与这一类角色适配度极高。青睐于都市剧的,记得《爱在屋檐下》中一心渴望家庭团聚、甚至为了挣钱补贴家人不惜进劳教所的大哥海天,也难忘《在希望的田野上》那个为了女儿不得不知法犯法,却又良心未泯的派出所所长连田发。喜欢民国剧、历史剧的观众,也都曾在《贞观长歌》《半生缘》《早春三月》等作品中,看到过张丹峰的名字。他是这一类演员,你未必能立刻说出他的名字,但始终能记得他的角色。对于任何一个演员,这种在各类作品中的高适配度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的是演员不断在片场打破已形成的表演体系,将自己一次次重新捏造;也需要放慢工作的脚步,回归到生活中去。

这也是近些年张丹峰的有意为之,“没有工作时我会好好陪伴家人,会去寻找美食,会在大快朵颐之后运动健身,也会尽量去不同的地方走一走,体会不一样的风土人情。演员需要在工作中持续输出,所以在生活里,我尽可能地让自己有所输入。这样,我的精力才不会枯竭,我的魅力才会有机会绽放。”这些沉淀,也的确给予了他一些更为渴望的东西。如今,他的身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硬汉色彩,他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军警剧中。小时候,张丹峰在部队大院长大。外公每天保持着身为军人的自觉性,兢兢业业地叠豆腐块被子、整理内务,门口执勤的军人军姿笔挺。张丹峰每天上学放学路过,总会被不自觉地吸引。后来,他把这些经历和愿望,化成角色的养分,去滋养一个个截然不同的军警形象。在《特勤精英》中,他是初出茅庐的消防队员林毅。怀揣着英雄梦来到特勤大队,却于入队第一天就在和新队友的较量中落败。他的骄傲不许自己被队友们丢在身后,于是,暗下苦功、披荆斩棘,终于成为一名成熟的战士。

到了《猎毒人》,他饰演卧底归来的缉毒大队副队长魏海。这是一个和吴惧截然不同的角色。他有着并不成功的卧底经历,多年前的一次失误,导致导师牺牲。这成了他心里过不去的坎,也让他做事更为激进,时常游走在灰色地带。但他从未忘记自己真正的使命。直至如今,魏海的牺牲,仍是许多人的意难平。在今年播出的《暗刃觉醒》中,身有残疾的退伍特种兵又成了他的全新挑战。如果说林毅的难点,在于要演出他的锋芒毕露,那么吴正的难点,则在于隐藏锋芒。生活总是不易,失去一条腿的特种军人,更要面临艰难的社会环境。但心力交瘁之下,仍有一些坚持不能遗忘。当祖国需要,他依旧能放弃一切,重新回到他的“战场”。

如今,张丹峰正在新的“战场”上驰骋,开拓更广阔的天地。在瞬息万变的娱乐行业,守住初心不易,步履不停更不易,一直在探索与突破的张丹峰,未来还会带来怎样的作品,值得观众期待。【文/石榴】

1 评论: 0 阅读: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