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一姐就是一姐,如今52岁,依然是亿万观众心中的白月光

海棠泡泡 2020-09-16 20:54:46

我想,大部分70后和80后心中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的记忆。

那时的通讯和智能远不及今日发达,我们的娱乐资源和消遣方式也十分有限。

能让人真正放松下来,是打开电视机的那一刻。

有一个身影总是那么熟悉,袅袅婷婷,高贵典雅,似乎她一出现,就代表着家庭的喜庆和团圆。

后来她慢慢退隐江湖,而江湖依旧有她的传说。

她就是前央视主持人——周涛

不瞒大家说,我最欣赏的女主持人有三个:周涛、杨澜、董卿。

她们是智慧女性的代表,是主持人中的典范和标杆,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心灵深处最浓烈的情怀。

不久前,#52岁的周涛#上了微博热搜,我才惊觉“好久不见”。

她在参加一组饭拍活动,照片中,她白衣黑裙,身姿挺拔,秀发乌黑浓密,笑容灿烂,举手投足间竟然还是当初的模样。

她又回来了,以岁月不曾责难的痕迹。

不得不说,这组照片不仅让观众们惊艳,更让网友们惊奇:这真的是52岁的周涛吗?年龄对她来说,真的只是数字而已。

想一想,这个52岁的“老前辈”,已经淡出观众视线很久很久了。

而她创造出的那些主持巅峰,至今仍难以超越。

周涛1968年出生于安徽淮南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曾经当过舞蹈老师的妈妈的影响,她从小也对舞蹈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三岁时,由于年龄太小被幼儿园拒收之后,家人就决定先送她去学舞蹈。

结果令人意外的是,不到几天时间,她就把《白毛女》里主要人物的动作全都学会了。

那是她第一次展示出自己的天赋。

也许从那时起,梦想的种子就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6岁时,她和家人去过一次北京,当她看到故宫,看到天安门时,就树立起了一个梦想:将来有一天,一定要考上北京的大学。

在她高三那年,北京广播学院,也就是如今的中国传媒大学在安徽招生,老师建议她试一试。

那时,中传只在安徽招生1个名额,但是报考人数却高达5000多人,可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播音主持”,但天生不惧挑战的周涛,决定放手一搏。

那时,距离考试只有半年时间,而她的普通话还很蹩脚,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半年时间里,她几乎拼了命。

终于,她以文化课、专业课双第一的成绩,成功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

纵观所有牛人的历史,都有一段让人叹为观止的努力。

大学报到那天,她再次来到北京,坐着公共汽车,从东往西,经过长安街,看到天安门的瞬间,激动地流下泪水。

儿时的梦想,终于成为了现实。

大学毕业后,为了能够留在北京,周涛去了一家单位做资料片配音员,这是一份很清闲的工作,但周涛却迷茫了。

两年半的时间,她在不断地反思:我在大学里学了四年,就为了这样一份工作?难道我就这么放弃自己的专业?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成功人士都愿意反思自己,不断地调整方向,只为找准最正确的那一条路。

一次很宝贵的机会,她争取到了在北京电视台工作的机会,进入《北京新闻》栏目,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播音员。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是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发展的大时代,像周涛这样科班出身、专业素养极高的主持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所以,能干的周涛被委以重任,兼任了很多档节目的主持,从少儿到综艺,从新闻到体育,甚至戏曲节目、老年节目,几乎各个领域她都要试着学习和接触。

那段时间,她工作起来简直在玩命。

有一次,她要到涿州采访林青霞。

由于对方定妆耽搁了一些时间,采访结束后,她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然而顾不上休息,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又赶着去上七点半的早班。

辛苦是一定的,付出是必须的,但所有的付出,一定不会白费,必会有所回馈。

也许正是这些全方位多角度的历炼,才为她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周涛事业的转机,是在1995年。

那时,刘德华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演唱会,中间有一个小环节,需要主持人上场与观众互动,呼吁大家支持奥运,为申奥签名。

而这个主持人,就是周涛

那是周涛第一次登上这样璀璨的舞台,也是第一次面对人满为患的现场观众,在经历了忐忑紧张之后,她迅速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她喜欢上了在舞台上的感觉。

凭着出色的业务能力,她收到了央视递来的橄榄枝。

1995年,周涛辞去了北京电视台的工作,进入央视

因其姣美的形象,端庄的风格,大气的表现,她很快就被领导慧眼识珠,和倪萍一起主持央视的王牌节目《综艺大观》。

能够主持《综艺大观》这档重要品牌节目,不出意外,将会和倪萍一样,成为央视春晚的主持人

周涛来不及开心,她感到压力重重:倪萍前辈的主持风格已深入人心,她这样的新人,又该如何突破?

前有珠玉在前,聪明的她选择另辟蹊径,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很快就打开了自己的局面,被越来越多的观众所认可。

5个月之后,她第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舞台璀璨无双,周涛风头无两。

观众们一下子就记着了这个端庄大气的姑娘,那时她27岁,火遍了全中国。

从那之后,她的前程一片坦途,万般精彩。

1999年,她主持的《音乐家舞台》节目创下了德国收视新高,被授于“金皇冠”最佳主持人奖,这是该奖项首次授予欧洲以外的主持人,而她也成为我国首位在国际上获奖的综艺节目主持人

连续16年主持了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是迄今为止连续主持春晚最多的女主持;

先后荣获第三届“金话筒”银奖、第四届“金话筒”金奖、由广播电影电视部颁发的“第二届播音主持作品奖”一等奖;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周涛解说奥运开幕式,被载入中国电视和中国奥运史册。

她成了中国电视的名片,国家大型活动御用的主持人,观众们心中的定海神针,地位无可替代。

大家似乎都达成了一种共识:只要有周涛在,就稳了。

2012年的春晚,已经习惯了看“周涛”的观众朋友们,惊奇地发现主持队伍里竟然少了她的身影。

关于周涛的缺席,当时网上有一些声音,那就是:因为董卿的出现,两人对于“央视一姐”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两人无论是样貌、学历、能力、风格、气质,控场能力,都不相上下。

这两个女人站在一起,气场都能溢出屏外。

她们的眼睛里,都有一份笃定和自信,都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和定力。

要我说,观众无需比较,这两个人我都爱!

但舆论不肯。

所以,当周涛退出2012年春晚的舞台,关于“周涛老了,斗不过董卿”的声音,一时层出不穷。

其实,让周涛下定决心选择离开的,并不是表面上的风光与荣耀,更不是什么所谓的“一姐”之争,她想要的,是有关生活的意义,有关生命的全新体验。

这一次,她是为了身患自闭症的女儿。

她和丈夫两人工作都很忙碌,孩子一直由保姆照顾,正是因为没有父母的陪伴,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查出了自闭症。

放下一身荣光,穿起妈妈的衣裳,去尽一份为人母亲的责任。

她是属于所有观众的,更是属于家庭和亲人的。

2016年,周涛辞掉了在中视的工作。

辞职时她写道:“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可我自己明白这绝不是一时冲动。……我想做一个漂亮的好妈妈。”

这一年,她已经48岁了。

48岁的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一般都不太愿意冒险。尤其是,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一切。

别人可望不可即的平台与机遇,她说不要就不要了?

是的,她说不要就不要了,没有半分犹豫。对她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她说:“正是这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让我做出这个至关重要的选择,我决定把时间还给我自己。”

孩子康复后,周涛决定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去当一名演员。

少女时的周涛就梦想着可以当个演员,考大学前,她还专门报考过表演班,就是为了能够顺利考上艺术院校。

可是误打误撞的,她成了一名成就斐然的主持人

为了圆梦,她进入了北京演艺集团,开始了表演之路。

两年后,周涛主演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话剧《情书》,饰演女主角路佳佳,为了演好这部戏,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打磨,还减掉了体重。

这时的她,已经50岁了。

除了话剧,她还在电影《决胜时刻》中饰演了宋美龄,无论气质演技都在线。

为了能够推广古典音乐,使古典音乐能够进入寻常百姓家,她创办了奥林匹克音乐季,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举办了第一场音乐会。

作为总导演,所有的一切,她事无巨细,亲自操办,甚至在前一天,还担心着会不会下雨。

原本以她的地位和资历,根本不用考虑这些小事。

可是,她愿意放低身段去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儿。

音乐会结束的时候,她比谁都开心快乐。

在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她说:“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不管到了什么年纪,也还是希望能像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对未来永远充满信心。我希望是你们的姐姐,更是你们的榜样。”

2019年,51岁的她,以全新的面貌和姿态,出现在《声临其境》的舞台上,带给观众一波震撼与惊喜。

节目组甚至用“她来了,她来了”,来形容请到大腕儿的激动和兴奋。

当她一身白色西装出现时,一下子就惊艳了全场。

岁月不败美人。

她依旧知性优雅,端庄大气,身材苗条清丽,一如昨日的风采。

而她现场配音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虽然时间不长,但却惟妙惟肖,让人过耳不忘。

她就像是个宝藏女孩,身上永远有着让人挖掘不完的惊喜。

对于她的感情生活,一直都低调得像个谜。

周涛有过两次婚姻。

她的第一任丈夫叫姚宏,也是一名优秀的主持人。在学校时,是比她高三届的学长,也是国内三大资深解说之一。

当年,在学院播音系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姚宏的一首《鹊桥仙》让周涛听得如痴如醉,被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所吸引,再加上姚宏的疯狂追求,两人迅速坠入了爱河。

然而,结婚后,周涛才发现,两人性格不合,最后离婚收场。

她如今的丈夫叫作路云,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十几年来,路云把周涛宠成了公主,全力支持她的事业与发展。

就像周涛所说:“我能有今天的成功,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路云对我的支持及帮助。”

好的夫妻,是相互成就。

我欣赏你的风采,也理解你的退让。

今年,周涛已经52岁了。

作为一名“看着她长大”的观众,我由衷地羡慕着她,想成为她——永远热气腾腾,永远热泪盈眶。

岁月美好,不负经年。

我不愿看到她老去,正如不希望那份记忆和情怀慢慢消散。

感谢她温暖了我们的童年,激励了我们的中年,如高山仰止一般,成为了不灭的火焰。

我想偶像存在的意义,就如同那山头点燃的一把火,是光明,也是方向。

0 评论: 0 阅读: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