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拖鞋、坐火车去赶演出,这才是玩音乐该有的样子!

扒拉娱 2020-07-30 11:11:33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播出以后,估计不管是观众还是节目组,大家最大的惊喜都是五条人吧?节目播出以后,五条人靠着幽默和搞笑成为了当晚最靓的仔,理论上这么火的一道综艺节目都没能上个热搜,结果这个节目靠着五条人的幽默登上了热搜第一名,想想这事儿也真是挺搞笑的。

不过有一说一,很多小伙伴被五条人圈粉,并不是因为他们的音乐,而是因为他们的人格魅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虽然很多专业乐评人都说他们的音乐带着一股塑料味儿,但这股子塑料味儿也成为了五条人穿梭于各大音乐节,在众多乐队中杀出重围的一大法宝。

他们可以在节目现场北京瘫睡着。

他们可以穿着花衬衫换拖鞋上台。

但他们也可以A4纸上写好五条人签名。

他们也可以五指成拳默契配合切歌。

不是真正的粉丝,根本就不知道,穿拖鞋上节目算什么?上台演出了临时改歌算什么?跟马东聊天的时候直接不屑一顾算什么?比赛结果出来的时候看都不看,扭头就走,又算什么?其实这两个人还可以做到更“直白”,更“过分”啊!

不过节目播出以后,也有很多人去搜了五条人的音乐来听,听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前些年好像真的错过了一个宝藏乐队,这个乐队确实是出乎想象的“牛”,别出心裁的“躁”,虽然他们自己说自己的音乐是塑料音乐。

但是听了以后你就会发现,这样的音乐是真“香”!

五条人,在粤语中,条是量词。因为杜可风的电影《三条人》,但是另一种说法是在录制第一张专辑时,只有仁科和阿茂俩人,为了显得不那么寒酸,所以起名五条人,看上去人多些。

而且广东一带的人对这种名字上的事情比较上心,五条人的意思,其实也是包含着阿茂和仁科一开始的想法,他们想组一个五个人的乐队,但是至今为止也只是凑到了四个,而且另外两个还像个透明人一样。所以我们今天就来着重说说五条人中的两条。

虽然名曰五条人,实际上乐队的核心成员只有茂涛和仁科两个人。37 岁的茂涛和 32 岁的仁科都来自广东省海丰县。港台流行音乐伴随着茂涛和仁科的成长。两个人在组乐队,以前基本上没有过从事任何和做音乐有关的工作。仁科之前是学画画的,而阿茂是卖打口碟的,看起来都跟做音乐完全不沾边。

但是画画和卖打口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和艺术挂钩了,所以严格来讲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两人都出生在广东海丰,1980年出生的阿茂高中时特别喜欢摇滚音乐,然后就名落孙山了,在华南师范大学旁听了一年电影和文学课程后,来到广州街头卖打口唱片。1986年出生的仁科从小喜欢弹吉他,2004年经人介绍,来到广州结识了阿茂,共同的音乐爱好,让两人一见如故。

之后他们就开始做乐队,一开始和很多乐队一样,都是为了玩

2004年那会儿,谁也不会想到可以靠着卖音乐来赚钱。为了生存他们曾在广州的街头摆摊当“走鬼”,住在石牌桥一带,卖CD,卖盗版书,或在琴行打工,过着十分清苦的底层生活。

但是那段时间的艰苦日子也给了两个人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正是这种底层生活,给了他们大量的创作素材,他们歌的不拘于形式,甚至让人觉得俗,但这恰恰是他们的风格。在经历了几年没羞没臊的漂泊生活以后,五条人也算是闯出了一些名堂,慢慢的就开始有音乐节邀请他们,也开始有了线下的乡野演出。

这个时期的五条人,就慢慢的从兼职音乐人变成了全职音乐人,因为光靠演出,他们就可以养得起自己了,但是不同的人对养得起这个意义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认为养得起自己是能够买名牌包豪车名表,五条人眼里的养得起,那就是能吃上饭,租的起房子。

穿拖鞋,坐火车,吃泡面,这样赶演出的乐队你见过吗?

从 2008 年开始,五条人每年会举办“回到海丰”春节专场演唱会。早期的演出比较随意,居委会场所也可以是演出场地。这一路上的巡演,很多路程他们是坐着最便宜的绿皮火车,买一张硬卧的票,住着小旅馆去的,一点不端着,很自然,很有生活的样子。

别的歌手出门都要坐个头等舱的时候,五条人就是自费买张绿皮火车的票,在包里揣上几桶泡面,到火车上一坐,那就算是追梦了。

后来,随着五条人名气越来越大,“回到海丰”从最初朋友聚会性质的演出发展成了年轻人节日式的狂欢。2015 年,五条人在一个停车场举办了“回到海丰”,吸引到了七八百名观众。因为听得懂方言的关系,广东本土的乐迷反应总是热烈一些,会高声合唱,遇到五条人选择不唱出歌词中脏字的时候,台下还会替他们喊出来。

2009年,五个人发表第一张专辑《县城记》,用方言记录乡野中国,获华语传媒音乐大奖 “最佳民谣艺人”。这件事算是成为了五条人,成名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情。出专辑了,就代表着要有名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2009年的华语音乐发展的并不是很好,虽然出了唱片,但是能够欣赏得了这种塑料音乐的,毕竟还是小数,所以除了看过他们演出的当地人,还有一些对这种民谣风格特别喜欢的听众,五条人确实也没有那么大的名气。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才能火起来。

五条人茂涛曾经说过,:“可能很多大城市的同龄人是从小听欧美摇滚长大的,而我们其实是从小看《故事会》长大的。“仁科则指出:“这张专辑也可以看作是向《故事会》杂志致敬,如果你买了这张唱片,最好再去买一本《故事会》杂志,装订在一起。”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音乐就是《故事会》的背景音乐,土,土的掉渣。

直到2013年前后,民谣开始变成了香饽饽,一批音乐创作人又涌现了出来,五条人这个时候才又一次被大家提起,在业内人士的口口相传下,五条人成为了塑料音乐的代言人,同时也成为了“华语乐队又一匹黑马”。

2015年,五条人顺利签约了摩登天空。从那以后演出也多了一些,但是他们的演出仍然带着那种塑料感,2016年春节的演唱会原本计划借一家酒吧的场地,那家酒吧外面刚好有个空地,不过文化局最终没有批准。2017 年春节,五条人把目光投向了学校的剧场,但由于学校场地不能商用,演唱会又一次取消。

但此时的他们其实已经火了,人气越来越高,连票都越来越难买,2019年一场跨年现场,根本抢不到票,180的预售票一分钟售罄。我不知道在其他城市的演出现场到多少人,但在每年有几次在深圳b10,来听的人至少300人,估计跟深圳多潮汕人多有关系吧。

紧接着就到了2020年,上半年没有演出,下半年就来到了《乐队的夏天》。从人字拖上台到临时换歌,再到被淘汰后最担心的事是导演会不会被开除!

上节目任性遭淘汰,没听过也不耽误他们火了!

不管以前有没有听过五条人乐队,都会对这俩画风奇异的海丰大哥留下异常深刻的印象。亮相乐夏的第一首歌唱的是《道山靓仔》,跟其他乐队的现场配备不一样,他们这首歌全程黄光闪烁,没有灯光配合,也没有歌词展示,这样一首方言歌曲听得全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直到talking环节,人们才知道,五条人上场前彩排的歌曲一直是《出了问题我再告诉大家》,直到录制当天,他们突然和导演说想要换《道山靓仔》,但也始终犹豫不决,直到最后一刻仁科决定:弹完前奏起什么就是什么!

就这样任性的五条人在一档竞技性的节目中完成了自己没有灯光配合也没有台词展示的综艺首秀,给乐夏导演组展示了真正的“出了问题我再告诉大家”。身体力行地实践了“我们就是来玩”的参赛宣言,最后也求仁得仁般地一轮游结束了自己比赛。

甚至直到最后被淘汰,仁科和茂涛都没有为比赛成绩感到遗憾,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是自己的导演小哥会不会因为这次任性演出导致的现场事故被开除,还好心地安慰他下一份工作会更好。

事实上这并不是五条人第一次“任性”,四年前五条人的《梦幻丽莎发廊》发行时,作为一支曾经靠海丰方言在歌坛打出一片天下的乐队,五条人却出人意料地在这张专辑中使用普通话创作了大部分歌曲。

这张专辑在当时被有些乐评人评价为:“不好听,放弃方言,不是放弃了根,而是放弃了自己得心应手的武功。”针对这些评论,仁科当时为此特意写了一篇叫《谈谈方言创作这门武功》的文章来反驳并阐述自己的观点。

他们的根,是“塑料”,而不是方言。

我们不可否认,五条人对社会城市转型以及小人物的记录是作品中一以贯之的元素,从县城里的老光棍到都市里的坐台小姐。因为表达方式类似新闻,有人把五条人的作品称为“新闻民谣”。

事实上,五条人在创作《初恋》这首作品时,把新闻稿的叙述直接拿来当做了歌词。五条人的歌词有时显得简单甚至粗暴,不过在乡土气息的主题下,这种直白的描述反而产生了一种合理感。无论是五条人本身还是与他们合作的设计师都不避讳“土”或者“low”的评价。

但仁科说:“可以土到掉渣,不能俗不可耐。”

这就是五条人的魅力所在。这个被马世芳称为“中国大陆最厉害的乐队”,被艺术家陈侗称为“应该获得2024年鲁迅文学奖”的乐队,被南师大文学系教授何平称为“可以算是中国最好的现实主义文学”的乐队。故弄玄虚也好,附庸风雅也罢。阿茂的拖鞋,仁科的手风琴,处世的洒脱,冠希拓哉的面容,走鬼的江湖气质,舞台表现的戏剧张力,可以让人随风起舞的编曲,海丰方言藏不住的生命力……这支乐队有数不尽的符号特性以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

在我心中,无论有没有赢得综艺,五条人都是当下中国最好的乐队之一,不能看到他们更多的展现不是五条人的遗憾,而是乐夏的遗憾。

10 评论: 11 阅读:2656
评论列表
  • 2020-08-31 13:35

    我很喜欢这支乐队,自由自在,应当如此

  • 2020-08-11 10:42

    标题有问题吧,意思是别人都得是穿拖鞋才算玩音乐的样子?

  • 2020-08-10 22:43

    是我欣赏层次太低了么,特地去网上找了五条人的歌,歌词,曲子,唱功,好了,皇帝的新衣吧。

  • 2020-08-10 01:42

    卖碟老板必须是熟悉任何音乐类型,听得懂各种奇怪音乐的人……不比专业的差

  • 2020-08-06 00:36

    感觉这组合很有腔调,很洒脱。方言类的歌虽然小众听不懂,但也是我们自己的语言,比满嘴英文的好多了。

  • TTTT 3
    2020-08-02 11:06

    不是临时决定换歌,导演组问阿茂的时候,他就说是道山了,然后导演组让他们彩排问题备选。这事想想还是有很多信息的

    祖宗 回复:
    然后导演说演问题更能体现出他们的特点,让他们选问题,他们说ok
  • 2020-08-01 00:58

    都不把自己当然。我们为什么把他看成人[笑着哭][笑着哭]

  • 2020-08-01 00:39

    80年出生的阿茂今年37

  • 2020-07-31 14:42

    每天两票,希望能投回来,加之摩登背景,应该会回来吧[笑着哭][笑着哭][笑着哭]

  • 2020-07-31 09:24

    支持五条人,海丰人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