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赘婿,凭啥受到这般侮辱?

电影头条 2021-02-23 14:35:48

《赘婿》真是个神奇的IP。

众所周知,人类最主流的两个性别,是男性和女性。而《赘婿》把两个性别都惹了。小说惹了女性,剧版惹了男性。最后的结果,骂声如潮,春节档热度第一。不知道背景的观众,笑哈哈地看完剧跑去刷豆瓣,一看评论区全懵了。

条姐知道,关注了这部剧的小可爱,肯定在等着我发表意见。今天咱们就好好聊聊,那些戏里的事儿,和戏外的事儿。先说戏里的。故事是这样的。现代商业巨子江皓辰被信任的兄弟陷害,公司被夺走,背上百亿亏空。江皓辰不忿之下去找兄弟对峙,结果被一棍打死…

没真死。倒在血泊中的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拥有了另一个身份。一个名叫武朝的地方,一个名叫宁毅的赘婿。

说实话,对于一个在现代996的单身男性社畜来说,穿越到古代的大户人家当赘婿,是一件很爽的事。有吃有喝,不用努力,还有老婆,多惬意啊?宁毅也是这么想的。他前生白手起家,年纪轻轻就能欠下100多亿,可想而知活得有多累。这一辈子,他不想努力了。更重要的是,不想再涉及那些肮脏的尔虞我诈。可是,编剧哪有那么好心?穿越后的生活,也处处是坎儿。有始终缠着自己老婆不放的高富帅…

有阴沉不定总是想搞自己的老丈人…

有处心积虑想害自己夫妻的亲戚…

走到街上,人人都指着自己说是吃软饭的…最难受的是,美丽温柔精明强干的妻子,其实并不喜欢自己…

这还只是眼前的麻烦。时局混乱,战事频发,前线兵燹(xian,三声)不绝,后方暗潮汹涌。本来那些大事与宁毅这样的小老百姓扯不上关系,可架不住平时跟他下棋的老头们个个是朝廷要员,还特别欣赏他的才干。国家大事,也要他来掺一脚。

不得已,宁毅只得稍微发挥发挥上辈子的本事,好好地闹上一闹。这一闹,自然就很容易动了别人的蛋糕。更多的麻烦,就这么来了…当然,也不是只有麻烦。宁毅因为性格横没礼貌,被人送到了“男德学院”,认识了一帮同为赘婿的朋友。

偶然之下,也不小心认识了一些优秀杰出的女性,大家互助互惠,成为彼此的知己战友。

穿越后的生活,其实也挺精彩的…更多的,条姐就不剧透了。现在,咱们聊聊戏外的事儿。对于《赘婿》电视剧,观众的态度原本是一水儿的期待。原因很简单,《赘婿》和爆款《庆余年》是同一班底制作,连主角穿越前都是范闲本闲。

穿越后的男主和女主,在《庆余年》里是一对姐弟。其他主要角色也重合了很多,条姐就不一一盘了。《赘婿》遭遇危机,起源于前段时间在微博上比较知名的“七英俊”事件。简单来说,就是女性作者七英俊,在参加某作者会议时,遭到一些男性作者的低俗调笑。她在微博上说起这件事,引发轩然大波,众人将矛头无差别智向乐男性网文作者。

各大知名男性作者做出了回应,发表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言论,一团乱麻,很难盘明白。那场争论,在条姐看来双方阵营都有足够理智的,说得好的,也都有浑水摸鱼带节奏搞事情的。而《赘婿》的作者愤怒的香蕉,这个根本不在场的非当事人,也因为参与论战而被敌视。有人放出作者说过“不需要女读者、女观众”的言论截图,因此《赘婿》电视剧还未开播就遭到了强烈的抵制。

其实,作者的确说过小说版不需要读者,但没说过不需要女观众,上面的言论是P的。他的本意没那么不友好。就条姐自己的感觉,作者的意思是,《赘婿》小说版是男频网文,情节、人设等都专门针对男性读者创作。这是作品的定位问题,而并非有意挑起性别对立。曾有人问过《海贼王》的作者,为什么漫画里的美女这么不多元化,都是肤白貌美大胸大长腿?

作者回答,因为《海贼王》是直男的幻想啊。男频爽文同理。《赘婿》小说的内容,作者的态度,理应收获更多男性的支持,那为什么剧版《赘婿》被大量男性观众打一星呢?因为《剧版》被贴上了“女拳”的标签。注意,是“女拳”,不是“女权”。许多观众反映,剧版的情节过于谄媚女性观众,硬喊口号,令人不适。可实际上,许多女性观众并不买账。因为,在剧中,主角宁毅帮助包括妻子在内的许多有独立意识的女性角色发展事业,并且大多是在关键处发挥了挑大梁的作用。

相较之下,女性角色们实质上还是扮演了被拯救者的角色。这就…尴尬了。那么,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看呢?条姐下面就讲讲自己的观点。同不同意,正不正确,条姐就管不了了。如果说《赘婿》“披着讨好女观众的皮,讲了一个男主角装逼的故事”,条姐认为这个评价足够客观。因为实际故事就是如此。

但是,条姐并不认为这是主创团队刻意为之。《赘婿》这剧,故事背景是古代中国,定位是轻松喜剧,改编自男频爽文,第一主角也是男的…这种框架之下,编剧不仅能在意识形态上尊重女性角色,还能用“男德学院”这样的内容来引导观众反思…编剧,真的很努力了。

中国古代,一个女性开了挂,凭借自己的努力突破传统观念对性别的桎梏,将财富、权力、优秀的异性全部握在手中,并且名留青史的案例不是没有,但只有一个——武则天。可咱拍的,不是武则天啊?

这就是一部以男性为主角的轻喜剧,早已完全放弃了原著小说深沉严肃的内核,也删去了一男多女的元素,为的只是博观众一笑。难得的是,它虽然算不上多优秀,但真的能把观众逗笑。我们,为什么要为难这样的一部作品?

更进一步地说,一些男性观众喜欢看那些直男癌元素较多的作品,我们真的有必要指责他们吗?女性不许男性读男频爽文,在本质上,和男性不爽女性喜欢丁真有什么区别?豆瓣上有个网友说的话,条姐觉得很有道理:

谁还没点guilty pleasure?如果说男性的这些爱好,对于女性本身有不尊重的成分,这也的确是事实。但与此同时,许多女性群体的共同爱好之中,也不乏对男性的不尊重吧?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偷偷低俗一下又何妨?拥有一点下里巴人的爱好,就能代表一个人的本质?人,什么时候变得像二极管一样简单了?

最后,咱们来聊一些真正严肃的话题。“赘婿”这个名词,本身就是古往今来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催生的产物。背负赘婿身份的男性,无论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会受到歧视。为什么呢?因为赘婿的身份,意味着女性比男性强势。所以,比女性弱势的男性,就不是合格的男性。这个逻辑的核心,就是“男性天生就应该比女性强”。造就这种观念的,是父系社会出现以来,男性在体力方面拥有优势的现实。这种优势,在劳动和肢体冲突中都能发挥更多价值。

随着科技和文明的发展,这种差距在逐渐缩小,但差异依然是存在的。真正的平权,是在尊重差异的基础上,消除对性别的歧视,而不是粗暴地忽略差异。条姐有个男性朋友讲过一个例子,他的态度我深为赞同:上(混合)公厕排队的时候,如果我比身后的女性着急,我是不会坚持“女士优先”的。但我支持,所有的(非混合)公厕,女厕数量要比男厕多。前者是,“我让着你,因为你是女的”。后者是,“我希望你能拥有更多资源,因为你比我不方便”。这才是真正的平等。

最后的最后,放个彩蛋。《赘婿》,其实是一部非典型的“赘婿剧”。真正的“传统赘婿剧”,是这个画风:图片来源网络

1 评论: 0 阅读:93